浦銘心與董折 丨由《勇悍。17》到《沐春風》的「連續劇」

Esquire HK - Polo Ng
  • 3 Jan 2019

《The album part one》,是麥浚龍與謝安琪所合作的一張大碟,正確點來說,這是一個連續劇,也是一個小說,都是訴說着浦銘心與董折的故事。

《勇悍。17》

雖然四部曲中,《人妻的偽術》是第一首發布的歌曲,但《勇悍。17》才是董折和浦銘心故事的開始。在切爾諾貝爾核爆前91天,他們兩個第一次在學校相遇;而在切爾諾貝爾核爆的當天,「回想於旅館 愛定你 的那刻 知你彷彿姓李姓戴或性起」。麥浚龍在社交平台說:「17歲等待18,原來可以這麼漫長的……最起碼我們比任何人也活得猖狂。青春,不就是這樣的嗎?」


真的,在年輕的那刻,愛情總是來得如此簡單和直接,不會考慮任何事,就由自己的身體作主,有句歌詞形容這個年紀的心境非常貼切,「為何才十八歲要計較八十幾歲回望」,年輕就是當下,青春就是不用想太多吧。


 

《人妻的偽術》

第二部曲就是謝安琪的《人妻的偽術》,由一開始年輕腼腆和激情,他們亦由情侶成為夫妻,需要面對更多磨擦,而這首歌就用女生的角度,形容由情侶轉為夫妻的相處,妻子為了維繫整個家庭,就要成為賢內助、需要在生活上展現「偽術」。

歌中有一句:「願你相信是你一手撐起我的天」,因為丈夫作為家庭經濟之柱,妻子就要忍聲忍氣地迎合着老公,但有着另一句卻是「但願在浴缸中赤裸的我 就是做回真得似假的我」,妻子真性情並不是家庭中的如此,這樣的關係真的健康嗎?


 

《困戰。28》

年輕的男生,總是勇悍和浪漫,但在由17歲長大到28歲,董折出來社會需要擔起整個家庭了,因為自己是一個男人,他花光所有的精神,甚至打多一份工,一回到家就倒頭大睡,「堅忍的我再盡責都不妥當」,因為忙於工作,對於家中所有事都做不好,就被另一半怪責不關心這個家庭。在出面受氣,在家中亦沒有人關心,這就是衝動後的後果?

「臨插入去才害怕開門無話想講 先抽幾根煙看馬路轉燈真耐看」,相信很多男士也試過,總是有些時候很害怕回家,放工後寧願漫無目的地周圍走,都不願回家。因為身上的重擔真的太多,只想多一刻喘息的空間。


 

《一個女人和浴室》

很快地,他們由17歲長大到34歲,而他們亦正式分開了,浦銘心17年來第一次一個人生活。「一個 跟 一起 亦覺悲傷」,他們當中仍有不知是愛情和感情,但因為現實生活相處不來而分開,大家由一對變回一個人,再不需要互相遷就,但就是忘不了。


在愛情中,有很多情侶即是還相愛,但他們仍因為很多原因而分開,可能是價值觀、相處方式等等,這才是令人最遺憾的地方。麥浚龍在文本上解釋了一句:「我遇到很多個他……我們並沒有發展,也許我對自己身上的的疤痕,依然敏感」,浦銘心看着生下兒子的疤痕,就想起了和董折的過去,分開兩年也沒有放下,可能是她從來都沒有放下。

《(一個男人) 一個女人 和浴室》

因為浦銘心與董折相處不來,所以兩位選擇單身,但他們兩位從沒忘記過對方。但在同一時間,單身的浦銘心就遇上了藍定凌,一個有事業、有能力、愛她的男人,所以浦銘心在這一刻自私了:「不如搵一個愛自己多於自己愛他的人吧」,她可能從來沒有愛上藍定凌,但只求過一個安穩的生活,不用再有激情。

有人問:「愛人比較幸福?還是被愛幸福?」另一個答:「相愛才是幸福,因為幸福是兩個人的事。」這說話好像有點道理,浦銘心不能說愛藍定凌,繼續一起只是因為那份「感動」,無可否定藍定凌真的愛上了浦銘心,因為為一個不愛自己的人付出了一切。但這個關係真的很可笑。

《沐春風》

應該說是如沐春風,為何沒有「如」?因為在這一刻,浦銘心真的過着新生,她就只憑自己的感覺去做所有事。在麥浚龍的文字中知道,浦銘心與一個女生叫韓玲發生了一夜情。

一個再婚的女士,與前夫生了兩個孩子。她是別人的女兒、妻子和母親,漸漸她沒有了自己。「沐春風」就是只為自己而活,的確這很自私,但其實並沒有問題。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