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丨《1917》的一鏡到底正正寫照你我人生

Esquire HK - Polo Ng
  • 7 Feb 2020

對上一套戰爭片可以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是2009年的《拆彈雄心》,但《1917》拿着金球獎最戲劇類電影和最佳導演,當然會成為奧斯卡的得獎大熱,但到底它憑甚麼呢?論劇情,它沒有《雷霆傘兵》般煽情;論英雄化,它沒有《鋼鋸嶺》這般細緻描繪;論劇情,它也沒有《鄧寇克大行動》三種時間線般複雜。但他就是憑着「一鏡到底」,猶如一記直拳般打醒大家,電影中的大兵,與我和你的人生無異!

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丨《1917》的一鏡到底正正寫照你我人生

香港人不用服兵役,卻擁有不少軍事迷,說得出這枝是甚麼槍,甚麼坦事。在看電影之前,必須知道一戰或二戰的前因後果,主要人物,起承轉合,大部分的著名戰役都做得七七八八了。這次的《1917》,大家除了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之外,好像甚麼詳情都不知道,因為這是導演 Sam Mendes祖父的一個故事,他的祖父並不是甚麼大將軍,只是一位從一戰存活下來的英國士兵。

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丨《1917》的一鏡到底正正寫照你我人生

電影一開始,就已經用「一鏡到底」帶領你們進入了這枝軍隊,不同的士兵負責不同崗位,就運用了鏡頭就將你拉進這場戰役,然後你才知道主角身處的是「第二兵團」,接到的任務是向「第八兵團」傳訊命令他們停止攻擊並撤退。這「一鏡到底」的運用,就將你成為了其中一個士兵,甚至成為了主角的同伴,不再是電影上的旁觀者,甚至比「break the forth wall」更加有互動感和代入感。

(以下有劇透)

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丨《1917》的一鏡到底正正寫照你我人生

兩名出發傳令的士兵,有一位士兵的哥哥位於「第八兵團」,你以為這是《雷霆傘兵》的翻版嗎?沒有,這個士兵途中死了,只剩下男主角孤身一人繼續上路。其實這套電影打破了大家不少框框,大家一定覺得電影有主角,一定會被「英雄化」,一定會幹一番大事來,沒有,他已經死了。這好像我們常常幻想在喪屍片當中,我們會成為主角那麼死裡逃生,但其實九成九你是那隻跑不快的喪屍!

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丨《1917》的一鏡到底正正寫照你我人生

當初說到以前看戰爭片總要知道前因後果,但《1917》的「一鏡到底」又不是如此,整套電影由頭尾都集中在兩位主角,沒有回想過去的劇情,沒有其他支線的「愛情任務」,甚至沒有第三位主角,所有的出入的演員都只是剛才在他們的時間軸中出現。

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丨《1917》的一鏡到底正正寫照你我人生

這種的「一鏡到底」沒有多餘的描述,每一刻都充滿了未知,觀眾與兩位主角一起冒險,而這正正是寫照着我們的人生,我們沒有上帝視覺,沒有預知能力,每一步都要自己行下來,那種戰戰兢兢才是這套電影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丨《1917》的一鏡到底正正寫照你我人生

為甚麼筆者把所有「一鏡到底」都加上「」呢?因為《1917》並不是真的一鏡到底,而是Roger Deakins這位大師的攝影技巧,用上不同錯位和鏡頭交換,來誤以為是一鏡到底,但這樣安排走位和剪接可能還要花上幾倍的時間。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