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專欄】首映的主角

Esquire HK - 彭浩翔
  • 20 Sep 2017

在專欄上談自己執導的電影,總是有點避忌,尤其電影正在上映期間,深怕給人硬銷的感覺。因此,我認為自己應該把專欄作家和電影導演這兩個身份分開,以免利益輸送。雖然這個利益輸送,除了我自己有所顧忌外,相信其他人根本不會介懷,甚至編輯可能希望我會多點談電影,透過聊到明星的名字和八卦,以帶動專欄點擊率,畢竟電影還是比專欄文字主流。

而我今年上映的電影《春嬌救志明》早已落畫,DVD也推出了,所以我相信談一下應不會被指利益輸送吧。

在整個電影拍攝過程中,最讓我開心的是有機會讓喜歡《志明與春嬌》系列的觀眾參與演出。過去一直有不少觀眾告訴我,這個電影如何影響了他們的生命和感情,甚至在看了許多遍後開始背誦戲中對白。因此當決定開拍第三集時,我在想,既然有這麼多觀眾喜愛這系列電影,何不讓他們進來參與演出,在片中當個臨時演員,讓他們把對此故事的喜愛,從銀幕下轉化到銀幕上,成為張志明和余春嬌的身邊人。

當我跟製片提出這個想法時,他說不好控制,因為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出現,也不知道他們說對白的情況如何,要是安排了角色給他們,那怕只是背景群眾,萬一臨時不出現,也是麻煩事,而且付薪水不划算,不付又可能被批評。

但我深信對願意參與演出的狂熱粉絲來說,根本不會介意那份薪水,只要能參與就好。所以我跟製片說:「這樣吧,真是很重要的,你就找特約演員,不然便安排他們在其中,也不用預算金錢,只要安排好交通和膳食,這樣應該不會影響正常拍片了。」

有朋友提醒我,這樣容易被外界扭曲成「劇組剝削觀眾,騙他們當免費臨演」。於是我又想,既然不方便支錢,那我可以自掏腰包,拿錢出來做個有意義的紀念品送他們。想到之前看過日本插畫家長場雄的作品,他經常用簡單線條重新繪畫電影角色。於是託朋友找長場雄老師,並提出希望他為《春嬌救志明》畫一張插畫,然後以不販賣形式做一批紀念T恤,只送給劇組的工作人員和所有有份參與演出的觀眾。雖然這個不算貴重,但總是一點心意,而且成本肯定比原來請臨演的薪金更高。慶幸長場雄老師對此也有興趣,於是就有了這件T恤,上面除了印有長場雄插畫外,就只有簡單一句:I was there in Love off the Cuff。

在影片還未開拍前,我在網上籌組招募「春嬌志明團」,鼓勵有興趣的粉絲報名參與演出。因電影主要集中在香港拍攝,有數天在台灣,初時還以為大部份只會是香港觀眾,誰知報名的有不少是來自內地,甚至東南亞,更有對馬來西亞的姊弟表示,只要定好演出日期,他們就會請假自己買機票來參加。

每一個報名的人都訴說了他們跟這系列故事的關係。有個女生很讓我感動,她說前兩集都是跟一個男生看,後來大家再沒聯絡,所以她渴望能在第三集中出現。雖然跟這男生多年沒聯絡,但她知道只要這系列拍第三集,他就一定會看,要是他在電影中留意到她的演出,就可能會跟她重新聯繫。

這些故事都讓我深深感動,正如當初決定拍第二集的原因,就是有不少觀眾在看完第一集後,寫郵件到電影中春嬌的那個電郵去(可惜後來ymail.com關門大吉,就失去了春嬌那個電郵地址)。

我特地拜託拍攝製作特輯的阿Lin,多拍這些「春嬌志明團」演出者的故事。我認為製作特輯不該只有明星,一個電影能影響一個人的感情,也很值得被紀錄。華語片的製作特輯,除了特技或搭建了一個大場景外,一般很少會看到明星以外的其他參與者,大概是覺得這些沒有市場賣點吧。

在電影即將公映時,我告訴投資方希望辦一場特別放映,專門招待所有有份參演的「春嬌志明團」團友,卻被投資方認為沒甚麼宣傳價值而婉拒。但我認為這是對所有忠實粉絲的一個回饋,因此我自掏荷包,請我工作室的同事辦了一場特別放映,還特地請了在美國的插畫家朋友糖果貓貓畫了一張電影門票。可惜有些團友已離開香港未能參與,但在香港的,許多都有出席。公司同事也很細心,特地做了一塊像首映禮的紙板放門口,紙板上的頭像不是片中明星,而是這群「春嬌志明團」團友,因為今晚,他們才是主角。

記得小時候很喜歡《英雄本色》,多渴望自己能在片中出現,那怕只隨便行過也好。相信對一個電影愛好者來說,這個經歷是難得的。希望除了拍出一部觀眾喜歡的電影外,還能為喜歡這個故事的人留下一些經歷與回憶。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