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四徑挑戰最快第一人,世界排名五甲內香港越野跑手黃浩聰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4 Feb 2022

早幾個月,黃浩聰(聰Sir)說他HK100是10小時,UTMB跑23小時,無法想像也未試過300公里連續走的50小時的挑戰!今早,他以46小時55分完成了香港四徑挑戰的298公里,打破了之前由Jacky Leung跑出的49小時26分紀錄,完成了麥理浩徑(100公里)、衛奕信徑(78公里)、港島徑(50公里)及鳳凰徑(70公里)!而由世界排名第三嘅聰Sir講「一個人走的快,一班人走得遠!」,所以佢訓練時會邀請其他人一起跑,我覺得男人的浪漫,莫過於此!

「我19歲做消防員,24歲時因為師兄弟和同伴的帶領和感染,我才開始參加

如何開始跑?

「我19歲做消防員,24歲時因為師兄弟和同伴的帶領和感染,我才開始參加比賽。一開始跑的時候成績不錯,但很容易會覺得無法突破,而且在21歲時騎電單車出車禍弄傷了腰,當時覺得自己不能做到更好。但跑着跑着傷患就沒有了

真的嗎?真的!因為肌肉變強了,姿勢正確,血液循環好,帶走了傷患,修復了!不是100%,可能90分吧。以24歲第一年開始練,算是太遲起步。

到了2012年時跑了樂善盃,跑了第一名,當時第二名是黃家偉,第三名是曾小強。小強看到我的表現介紹我進入The North Face Adventure Team,成為North Face運動員,去到了另一個層面,原來世界很大。後來又玩了HK100、North Face 100,接着我玩完本地又玩海外UTMF、URMB、Lavaredo 四大極地馬拉松,一直走到現在。」

「剛開始跑步的時候對我來說是一種自信心的建立和舒壓的途徑!剛出來

跑山對你的意義是甚麼?還有你在當中學習到甚麼?

剛開始跑步的時候對我來說是一種自信心的建立和舒壓的途徑!剛出來工作首幾年,10幾歲的時候因為沒經驗,不及別人做得好,當時做消防員會被罵得很厲害,也面對很多生活和社會的壓力。開始跑步後,我覺得有一雙跑得強健的雙腳,可以跑得很遠,跑到不同的路況,這是一種成就!當你要面對一些天災人禍,要幫自己幫別人,尤其是我們做山野拯救,擁有強健的體能,是一種優勢 !如果我將這種本能發揮得好,其實也是一個挺好的成就。幫自己建立到信心!

到正式做了運動員,我會覺得這是一種自我追求的表現,成績的追求,希望自己跑到更高的位置。」

「但到現在這個時刻,跑步對我而言的意義又有不同。我覺得是一種使命感

「但到現在這個時刻,跑步對我而言的意義又有不同。我覺得是一種使命感!因為起初我是新手,由別人帶領我跑,自己也喜歡這個運動,追求到好的成績,直到現在想一些較長遠的東西。我就在想,未來要帶領着行一條正確的路,讓學會可以行少一點冤枉路,給予青少年及早訓練,推動越野跑的發展。現在全職成為推廣跑步的工作者,與社福機構合作,去推動這項運動,我覺得這種使命感對現在的我來說比較強烈。開頭我以為是我選擇它,來到這刻我會覺得是越野跑選擇了我!」

(註:聰Sir是越野跑會The Peak Hunter的創辦人之一)

「首先先說一說19年的時候跑得很好,跑第六名,時間22多個小時,比今次成

MTUB過程有甚麼困難?以及感想?

「首先先說一說19年的時候跑得很好,跑第六名,時間22多個小時,比今次成績更快。但是今次要踏上起點線首先不容易,因為19年跑完我覺得下年再跑好一點,當時是32歲。怎知2020年沒有舉行,2021年賽前三個月收到通知,三個月時間內就要訓練好自己去比賽,利用速成的方法,把自己身體承受的能力。到起點線也不容易,還要隔離,其實真的很徬徨。很感激身邊人幫忙籌備,你不要想太多好好專注比賽。我們會幫你安排機票酒店。種種困難會令自己的決心更加大,因為都來了,而且身邊的人這麼幫忙。你沒有好成績如何交代,怎樣對得起身邊的人?覺得一定要跑好今次決心是更加大的。」

「在比賽過程中頭半段是很順利的,比2019年快,但天氣很冷,指明需要具備cold

「在比賽過程中頭半段是很順利的,比2019年快,但天氣很冷,指明需要具備cold weather kit,包括一件third layout,有first second再多加一件厚衣物

同時要帶一副太陽眼鏡,這些裝備一定要輕巧,背囊本身已經大,還要再多加東西塞進背囊,所以揀選了最輕巧的保暖裝備(當時選擇了North Face新出的外套)。比賽過程中,凌晨四點鐘100公里,上到最高位2570米,除了少許高原反應外,我們香港人很不能適應的。走到100公里,人家說體感溫度去到零度,那種寒冷是十分難捱的,體溫流失得很快。怎料眼晴出事了,開始看不清下山的路。我不知如何解決,看東西不清楚很模糊,落斜的時候要減慢,影響專注以及流暢性。後來我發現我眨眼,眼睛一濕就會比較好,發現還是不行,但發現平路上看不清楚也不要緊的,但下山下斜的時候就要搓一搓眼睛,可以保持20秒清晰。去到checkpoint的時候,真的覺得是否能繼續下去呢?去到120公里,當時我太太替我滴眼藥水,因為中間有個point是不能支援,但他們看見我有這個需要到120公里可以有支援。事後翻查資料,發現那是凍盲,是因為冷風和乾燥吹入眼,眼睛會看不清楚,真的長知識了!事後看影片,即使是速度很快的外國選手,晚上也會戴太陽眼鏡和滴眼藥水,所以覺得這種真的是透過經驗累積才懂得解決。

在比賽過程中要衡量安全,但面對困難不要這麼快放棄。需要克服和應付大自然的變化,還有遇到困難時心理的調節,我覺得這是越野跑困難和獨特的地方,而這方面反而是自己的強項。」

「我完全沒有概念,這個世界越野跑巡迴賽其實是我早幾年前的目標,因為

成了世界排名第三排名*的你感覺是怎樣?

「我完全沒有概念,這個世界越野跑巡迴賽其實是我早幾年前的目標,因為我看見那誰很厲害 最高峰排行十幾名,或小強師兄也曾經排在很高的位置,我也想試一試。(*UTMB後的ranking)

而且改了制度,以前的制度好像是計算兩場,現在計算4場,也有以前的兩年改為3年,換言之今年努力的成果係3年前累積下來的。我本來也不知道自己第幾位,大家可以看到世界越野跑巡迴賽排名第三是香港選手。反而我的角度會覺得,好像以前努力沒有人看到,今日的努力是之前累積下來的,我體會到有時候努力未必有即時成效。現在的成果是幾年前建立的,或者現在正在努力但未看見光明,未看見光的,可能是幾年後才會出現,可能是幾年後才會出現成效。

我經常跟兒子青少年說,努力的時候未必會知道未來是如何,例如讀書是辛苦的,就像在一個漆黑的隧道中一樣,但只要你繼續行就會看見盡頭,就會看見光明。我這次的世界越野跑巡迴賽也是一個例子,幾年前的努力,我也意想不到原來是在成就今年。」

「其實距離會影響訓練的周期,長距離的時候練習的課數越長。簡單來說 你

去年為了UTMB比賽的密集三個月的訓練是如何的?

「其實距離會影響訓練的周期,長距離的時候練習的課數越長。簡單來說 你把練習10公里、全馬、100公里、100英里整個周期放大,正常來說需要半年時間去練習100英里,也要視乎人的背景,以新人來說 練習要調控的更加多。

在我的條件下,將半年的東西濃縮成三個月。邀請大家加入一起訓練,為甚麼我們邀請別人加入呢,因為一大群人一起跑動力會更好!

我有幾個目標的,第一個月要就走一千里,要有15,000米的攀升,同時一千公里之中要有超過十課50公里以上的長課,第十課之中要走完香港四大徑,另一個目標是玩Fore-trail,當作試路,把速度、時間、起步點、集合全部寫出來,歡迎大家加入。最後我練港島徑有五十幾個人參加。」

「我經常說,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如果一群人一起練習,可以走得更

你認為一起練習是鼓勵好的嗎?

「我經常說,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

如果一群人一起練習,可以走得更加長遠;因為很多時候會有心魔和誘惑,令自己停頓了。身邊有人支持和鼓勵,可以行得更加遠。

有時候自己會走快了而不自知,有時候一大群人看著,步速會更穩定,和做人做事很相似,有時候不只是自己,一件事情要做得成功團隊必須合作。有時候自己會行得比較快,所以要定期停下來回望,看看隊友們能否跟上。

所以我覺得跑步也學習到很多做人道理,無論是如何和團隊合作,由誰先行後行的分工。跑山,也能學做人。」

Photo courtesy of The North Face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