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羽生Ichiro’s malt 啤牌威士忌,等於一層樓的價錢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10 Dec 2020

日本威士忌迷,你知唔知道一套羽生伊知郎Ichiro’s malt 全副54瓶撲克牌系列在邦瀚斯Bonhams拍賣行的成交價已經過千萬?

威士忌迷必定去過Aaron Chan創辦的威士忌酒吧Club Qing,必定在那裡看到過羽生

威士忌迷必定去過Aaron Chan創辦的威士忌酒吧Club Qing,必定在那裡看到過羽生伊知郎Ichiro’s malt 全副54瓶撲克牌系列。這套系列早前在邦瀚斯Bonhams拍賣行的「稀有葡萄酒及威士忌專場」以100%成交率,總成交價11,890,360港元。刷新任何威士忌系列之世界拍賣紀錄。此傳奇系列曾兩度榮膺世界拍賣史上最貴之日本威士忌系列,均由Bonhams先後於2015年及2019年分別以3,797,500港元及7,192,000港元拍出。

這次特別請來Aaron分享一下他賣出了整套羽生Ichiro’s malt 撲克牌系列的感受。

整套54瓶羽生Ichiro’s malt 撲克牌系列以過千萬賣出,心情如何?首先要澄清,過


整套54瓶羽生Ichiro’s malt 撲克牌系列以過千萬賣出,心情如何?

首先要澄清,過千萬賣出是連同拍賣行的commission。那天拍賣完已經很多人send來恭喜,我很高興大家如此為我高興。

我心情跟大家有點不同,當時我用了很長時間來完成整套收藏,最後能夠收藏到整套的喜悅是大家不明白的;所以現在賣出的失落,大家都未必會明白。對我來說,失落多於興奮。價錢好是錦上添花,但拍賣前大概知道range,所以也沒有「嘩,發達」的感覺。現在回到酒吧,看到以前放著那一套酒的位置已經換上其他酒了,就會失落。

理智看是必須要做的,今年不做出年也要做。希望54瓶中會有一瓶是有人

理智看是必須要做的,今年不做出年也要做。希望54瓶中會有一瓶是有人開來喝的,也希望通過今次的賣出,可以讓以往未能收藏到一套的人現在也可以擁有了一整套,希望他也可以感受到擁有一套的喜悅。

搜尋整套54瓶的過程中有何難忘的事情?2007、08年開始接觸日本威士忌,由


搜尋整套54瓶的過程中有何難忘的事情?

2007、08年開始接觸日本威士忌,由最初沒有太大的感受到漸漸喜歡上,就開始買下來。當時去日本旅行就會去酒舖看看,看日本威士忌為主,買回來就喝,那時完全沒有想過買日本威士忌是一項投資,甚至沒有想過日本威士忌會升值,畢竟那時流行的是葡萄酒。

大概是2009年底或2010年初開始買羽生撲克牌系列,最初由葵扇Q及另外兩瓶,很平,買了就開了一瓶來跟幾位朋友一起喝,好好飲,跟以往喝的日本威士忌很不同。當時就覺得又好飲又抵,就繼續買,後來就有了不如收藏一套的想法,當時系列還未推出曬,大概推出了30瓶左右。購買也有困難,因為推出的數量不多,而且買到的人主要都用來飲的。反而在歐洲店鋪或網站找到一些存貨,我試過在希臘雅典買到一隻啤牌,無電郵,打電話去對方不理解英文,最後又要用fax,再發圖過去,再研究如何付款,好複雜。收藏過程中,每一瓶酒都有一個這樣的故事。最後在2013年推出了最後兩瓶,就終於集齊了。

這幾年的心態及感受如何隨者外在因素如拍賣行情、市場行情而改變?2015


這幾年的心態及感受如何隨著外在因素如拍賣行情、市場行情而改變?

2015年開始日本威士忌真正起飛,拍賣也開始多,價錢開始升值,甚至蘇格蘭威士忌的升幅也很誇張。大概你會認為,我有酒在手,應該會很高興升值,其實不然。見到自己喜歡的酒價格一直飆升,反而擔心,酒變得這麼貴,以後我再也買不起了。今日買一瓶$2000的酒,還好吧,但如果很快就變成$6000,甚至更貴,那飲起來就有壓力。也因為如此,在2015年、16年我買了很多酒,現在很慶幸自己當年有這樣做,因為很多優質的威士忌升值了很多,如果當年沒有買,現在根本不可能買到這麼多。我想有很多喜歡飲酒的人也跟我一樣,我們不是炒酒。開酒飲變得很有壓力,本來$3000的酒變了成萬元,也開始擔心自己手上的酒夠不夠喝。

某些我很喜歡的酒我買了好一些,開始唔捨得開,但後來我就逼自己每三個月要開一瓶,維持了5年;買了酒開來飲,這才是買酒飲酒的最基本目的。經歷過酒價平的年代,近年反而買少了酒;現在有時會買新出的酒,可是我是那種喜歡喝舊酒的人,舊酒價錢上升,接受現實平時要飲新酒了,當然新酒依然優質的。

這兩三年多了人飲威士忌,年輕人都多,對經營酒吧的我是個好消息。但他們的心態跟我們不一樣,他們買酒會考慮酒是否會升值,似乎現在將飲酒及投資已經混在一起了。

記得幾年前你好像還沒有準備要買出1套54瓶的撲克牌系列的,而且當

羽生Ichiro’s malt 梅花八


記得幾年前你好像還沒有準備要買出1套54瓶的撲克牌系列的,而且當時說多出來的會開來飲,在Club Qing羽生Ichiro’s malt 梅花八的半杯價錢是$500多。後來的想法改變在甚麼時候出現的?

是的,以前真的沒有想過會賣走,多出來的會飲是真的,現在酒吧還是有供應的。這個啤牌系列跟Club Qing畫上等號,所以依然堅持繼續開酒,不過價錢當然有改變了。一位星加坡開威士忌酒吧的朋友關於成本的說法,說賣出的酒的價錢如果不能買一瓶新的回來的話,就不適合。所以有加價的,現在梅花八的半杯價錢是$1200。當然如果以Bonhams拍賣的成交紀錄價來說,這個價錢還是買不到回來的;但如果賣太貴,大家喝不起,開酒吧的意義又沒有了。

想知道Aaron幾年來對日本威士忌、威士忌及撲克牌系列的看法的改變?延伸閱讀:威士忌迷的best kept secret: Club Qing

放在店裡5年多,一直都有人來出offer吧,但很奇怪得到的offer總是比拍賣價

放在店裡5年多,一直都有人來出offer吧,但很奇怪得到的offer總是比拍賣價錢的打折,每1、2個月就有人來問。直到去年Bonhams有一套以700多萬賣出,我開始問自己如何處理好,10多萬一瓶可以買10幾瓶好好飲的酒回來了。而這一套酒,最後可能變成裝飾品了,覺得似乎是時候要賣出了。因此就跟Bonhams講起,畢竟我們的關係很好。

近年威士忌拍賣的狀況又如何改變你的想法?威士忌拍賣有優點,可以令


近年威士忌拍賣的狀況又如何改變你的想法?

威士忌拍賣有優點,可以令很多人得到酒,是好的,價錢更加透明;但也因為如此,就助長了哪些為了錢而參與的人。我因此買少了酒及稀有酒,但會買其他喜歡的酒;市場上開始有好多炒家投資者,開始將我們用來享受的飲酒變成商品,好高價的好稀有的酒的價錢不會跌,威士忌市場很細,有些可能只的100、200瓶,全世界都不止這麼少的收藏家,幾萬人去爭著幾百瓶的酒,怎會不升?但很多投資威士忌的人又真的不了解威士忌的,他們可能甚至不飲酒,很難判斷這瓶酒有沒有價值,我是市場參與者,也是飲的一份子,對於這類型的投資者我表示憂慮。

我對威士忌的看法沒有改變的,我是喜歡飲。很多不同喜好的人,過了一個階段會沒有了熱誠,在威士忌來說我還是十分喜歡的,還是有很大熱情。至於威士忌吧呢,如果不是有covid的話,酒吧的發展是不錯的,去酒吧試很多不想買一瓶的酒,去增長知識,現在的狀況對行業很憂慮,希望跟大家打氣,我也是其中一份子,希望大家一起頂住。

會如何形容這一次的眼光?不覺得這是有眼光,如果我騰訊10年前知道佢


會如何形容這一次的眼光?

不覺得這是有眼光,如果我10年前說騰訊知道會升而我買,這就是眼光。我只是幸運,很早發現威士忌,喜歡日本威士忌;此外,我幸運可以去日本,開始這個興趣;最後,好幸運是不窮,沒有想過要賣出,不然可能就一早就賣了。說到底,我只是比較幸運,比較早知道哪瓶酒值得擁有,然後build up自己的收藏。最主要原因是我真心喜歡威士忌,我有熱情,所以可以做到這件事,就這麼而已。

Club Qing

地址:10/F,Comos Buliding, 8-11 Lan Kwai Fong

電話:9379 7628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