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專欄】在英港人係二等公民? 烏干達模式或者會係啟示

Esquire HK - 沈旭暉
  • 23 Apr 2021

有輿論認為,香港人到了英國後,就是「二等公民」。但這絕非必然,全視乎主觀的心。不少香港人也擔心移民到了英國後,要麼忘記了香港的根,要麼始終格格不入,淪為「唐人家化」的廢人。但都甚麼時候了,難道沒有兼顧的可能性?

沈旭暉 移民 英國

烏干達模式:英國香港人的榜樣?

在英國這個移民大國,其實有不少現成的移民群體可以作為榜樣。這些群體既成功融入本地圈子,逐步成為英國新精英,同時又依然非常團結,能夠利用英國建立的社會資本,回饋本身社群,不會被鄉里批評數典忘祖。其中最成功的自然是猶太人,另一個比較少被提及的例子,則是英國的烏干達人。

沈旭暉 移民 英國

東非烏干達人大舉來到英國,其實和今天的香港「BNO 5+1」計劃,也有點相像。來龍去脈,自然也要從大英帝國的殖民政策談起。話說當年英國全盛時期,很喜歡向各個殖民地引入印度勞工,作為當地人與英國管治者之間的「buffer」。這係印裔勞工有自己的獨特文化,不會因為移居而輕易改變,人數上到了遠方,有時甚至會反客為主,例如在今日印度洋島國毛里求斯、太平洋島國斐濟、南美洲圭亞那等前英國殖民地,印裔人甚至已經逐步變成主要民族,成功通過選舉掌權,所以印度在國際的影響力,絕對不能低估。

沈旭暉 移民 英國

烏干達是英國在東非的橋頭堡,一百年前,曾有計劃在烏干達建立猶太人保護國,只是猶太復國主義者堅持選擇以色列,「烏干達計劃」才無疾而終。烏干達的印度勞工雖然比例上沒有上述地方那麼多,但也有好幾萬,他們的二代、三代普遍善於營商,教育程度也較高,逐漸壟斷了烏干達的商業活動,成了國內重要中產階級。而他們基於和英國的淵源,不少都持有英國護照。

沈旭暉 移民 英國

烏干達脫離英國獨立後,這些印裔人都以烏干達人自居。但好景不常,到了1972年,言行誇張、民粹的烏干達獨裁者「狂人」阿敏如日方中,國內經濟貪污腐化等問題逐漸浮現,為了轉移視線、挑起國內民族主義,決定向印裔人口開刀,居然下令把他們全體驅逐出國,如此橫蠻,自是震驚全球。

沈旭暉 移民 英國

英國對這批忽然湧現的「烏干達難民」畢竟負有道義責任,加上他們不少根本擁有英國護照,所以雖然當時國內氣氛有點排外,還是不得不大舉接收這批被逐離境的「子民」。這期間前後大概有2至3萬名烏干達人,就這樣到了英國落地生根,現在二代、三代都已長成,今天整個在英國的烏干達群體,就大約有5萬多人。他們不少在英國政商界有了一定位置,例如前北愛事務大臣Shailesh Vara就是烏干達移民,現任內政大臣彭黛玲(Priti Patel)也是烏干達亞裔後代。「烏干達在英同鄉會」也頗為活躍,因為有共同的記憶,雖然阿敏早已下台,但團結程度,無庸置疑。

沈旭暉 移民 英國

阿敏下台後,新烏干達政府重新接受印裔移民,也希望被趕離國的難民回流,畢竟他們有學識、有營商能力,而且到了英國後,比從前有了更多的國際網絡,絕對是國家的資產。雖然不少人情願永久留在英國,或對烏干達的出爾反爾心灰意冷,但願意回去再碰運氣的同樣頗不乏人。無論是去是留,這批人已經出現了全新的身份認同:英籍、印裔、烏干達出生或工作,相互之間互相理解、互相支援,比起單純的單一身份認同,反而誤打誤撞下,更符合全球化時代的流動競爭力。

沈旭暉 移民 英國

我們自然知道,烏干達的故事很遙遠,香港人以往必然覺得「與我何干」。但其實那真的很遠嗎?還記得上一任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來香港之前,每年都會到烏干達當志工;而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後的香港,其學術自由指數已經跌至和烏干達同級,一切其實那麼遠、這麼近。假如香港人效法「烏干達模式」,一方面在英國打入當地精英階層,另一方面勿忘香港,把香港議題和英國本土議題結構性掛鉤,甚至以香港人身份競選英國國會議員(須知持有BNO在英國已經合資格投票),這才是建立21世紀離散社群(diasporic community)的應有之義。至於「二等公民說」,是否適用於在英港人,公道自在人心。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