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張孝全的剛強與率性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9 Mar 2018

認識張孝全始於十年前多一點,大家都追看台劇的年代,其時大家追捧的幾位中,獨是他不管男女都說喜歡他,完全找不到一位說討厭他的;今天變成了大家追韓劇的年代,但一說到台星,身邊的女生自稱「張太太」的依然大不乏人,而且至今依然繼續是男女都欣賞他。這些年以來,每一次工作上遇上張孝全,總如初見,依然是那一臉的氣宇軒昂、沉實認真的在工作,只是青澀褪去,外表剛強的他益發自信。

張孝全

男神狂放到光年

第一次遇上張孝全時,他已經因《盛夏光年》而備受注目。身形健碩,所以當時拍攝的主題是動感,一臉青澀的他一直在鏡頭前認真的跳躍,每一組圖片都細心的跳出不同的動態。拍攝完成後,他笑著離開鏡頭步向化妝間更衣,然後不徐不疾的走來接受訪問,答案真誠,當時明白為何一出道他就備受喜愛。

之後每一次遇上他,看著他以貫徹如一的形象及氣質出現,除了覺得難得外,更驚訝的他依然穩佔男神位置,尤其當男神的準則及人選都已經不知道換了幾多個時代、出了幾多個各式各樣的男神了。最讓我深印象的是,這些年總在朋友的社交媒體看到他們如何欣喜若狂的張貼有關張孝全的不同消息,比如某個中午他在香港發現張孝全在地坐港鐵,又或在工作上遇上他而拍上合照來炫耀一番,然後在社交媒體引起眾人的葡萄等,至今還是不分男女的都喜歡他。訪談的這天,他就從面前再走過,他的沉實依舊不變,更是舉手投足更成熟自信。

張孝全

形象良好,觀眾緣厲害,演出的都是討好的角色,或者就是他一直以來擁有絕佳觀眾緣的原因之一,因此問他可有甚麼角色想嘗試時,對於他的答案並不意外。「我想飾演更多的反派!一直以來演的角色都比較正面,很多時候都很不真實。有時壞人不像以前那樣,就純粹的壞,很多時候是背後有他的原因,這樣讓我覺得反派好像更真實一些。」也許當時我也應該坦承的說,其實每一次我也希望他會在某個話題上耍壞一點,也讓我覺得他更真實一點,然而每一次他還是就如初見,還是很正面的踏實跟我聊天。

張孝全

勞力並無止境

自06年起,從《盛夏光年》、《女朋友。男朋友》、《失魂》、《念念》、《青田街一號》,及至2016年的《指甲刀人魔》,一直先後獲金馬獎、台北電影節、亞洲電影大獎及大阪亞洲電影節等提名及獲獎,他看進我眼裡說,「每一次入圍的時候,當然很開心。很多人問我會不會緊張,老實說真的不會,可是真的坐在台下的時候是會有緊張得要吐的感覺。當然,沒有得獎還是會失落的。關於獎項,每一次的入圍有不同的評審團也有著不同的方向,所以每一次能夠入圍於我來說都已經是很好的事情了。」

一如他的觀眾緣,他演藝的路還是非常的平穩,出道至今算是發展順利。他微笑了一下,說:「我是很幸運也很順利,可是有一段時間就是拍戲、拍戲、拍戲、拍戲的·對於工作,突然沒有了熱情,當時不知道要怎麼辦,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停下來。當時剛好收到兵書,就去當兵,正好可以放空自己一段時間。退伍後再投入工作,過了一段時間又有那種迷失的感覺,我就讓自己停下來放空,這很有用。」關於壓力,他頓一頓,補充說:「我覺得有壓力是好事,有時候我很享受壓力。壓力會逼著我,激發出我平常看不出或感受不到的東西。」

張孝全

對於時間的新體會

張孝全入行不經不覺17年了,而且也已經踏進男人不惑之年,今年就要35歲了。「關於時間的體會,剛過30歲時沒有甚麼感覺,只是要到35歲了,倒覺得時間變快了,一載眼就過去。對我來說沒有計畫要在幾歲前結婚組織家庭,順其自然就好了。有想過小孩子的問題,比如早一點生就有多一點精力去照顧,所以如果我最後40歲才結婚,我現在更需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那如果說35歲就要達到一個成就的話,你的期望是甚麼呢?他倒是溫柔的看了我一眼輕輕的說:「擁有一個家庭,當一個爸爸。其實只要碰到,遇上對的人,就好。我實在是比較隨性的那種人。」遇到對的人、好的機會,不浪費時間,這點他是會緊緊的把握著。

也許到了這一刻,你會更了解大家喜歡張孝全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硬朗的他淡淡散發出了那種溫柔,這樣去形容一位男人好像有點怪,但如果將這種溫柔放在看世界甚至美學之上的話,你就會明白就是這種溫柔構成他這麼多年來的不變以及不同。「我喜歡老東西,包括車及腕錶也是,畢竟所謂的經典都不是在這個年代的,大部分都是來自20至60年前的。也許是因為以前資訊沒有那麼發達,每個國家通過自己的文化知識對於設計對於美有自己的想法,因此對我來說過去設計出來的物品就更有它的純粹性及特色。相對於資訊發達的年代,現在的東西就很容易變成差不多一個模樣的。因為好賣,大家都是做,設計的純粹就不見了。所以,過去的年代,就是最美的。」這時我看看他腕上一枚仿1968年設計的復克腕錶,又看著他的臉,由他來解釋純粹彷彿也同時解釋著大家喜歡他的原因。

張孝全

如若初見的純粹

如果你這時問我,最欣賞張孝全的地方是甚麼的話,大概就是那種淡淡的語氣說著自身的事情,輕輕的卻冷不防柔中帶剛的感覺。比如說到他的吸引力之大是不管男女都封他為男神,他會哈哈大笑,然後說:「我覺得自己還好啦,雖然自己看自己是不準確的。可是我大部分的時候我還是看到自己不好的地方,可是我大部分時候是樂觀的。」但問他那把妹的心得時,他卻是非常認真的說:「我很直接!假如我很喜歡她就直接告訴她,如果她不喜歡我就算了吧,假如喜歡就認識一下吧。我一直認為如果兩個人都有感覺的話就相處看看吧!假如沒感覺就當朋友就好了。」

張孝全

說到這裡,也許,這麼多年來,就因為他的性格、他的直接以及他的認真,這刻的他讓我想起每一次遇上的張孝全,每次遇上的眼神及形象都在我腦海中重疊了。「我覺得我感到快樂就是成功了,其實這很難的,要快樂的話你需要很平靜的心。這個世界有這麼多的雜訊及資料,又有那麼多的誘惑,要維持自己在一個比較平靜的狀態其實是很難的。假如真的有這種平靜心境的能力,那不管是待在甚麼樣的狀態底下都可以是快樂的,不管是有錢沒錢,或是面對怎樣的環境都一樣,所以這是很難的,也是最成功的人才做到。」

只是,如果你問我,這一次訪問中最讓我記住了這一次的張孝全是那一句話的話,我會說,那是他談著世界上最喜歡的城市是夏威夷時,他輕輕的笑著說:「我很喜歡夏威夷,一年四季的天氣都一樣,可以衝浪。城市裡有市區有大自然,覺得生活在那裡應該很不錯。也許年紀大一點吧,我可以考慮在那邊生活。」大概一個人叫人愛上,就是因為一種的純粹。


photo by Queenie CHEEN

assisted by Gavin Yin

styling by Paddy Chan

make up by Jimy Wu (Backstage Taipei)

hair styling by Marco (Headline Taipei)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