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人生藍圖上的壞 王陽明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5 Jun 2018

我問王陽明知道自己為何被稱做台灣第一帥,他說不知道。我反問他,難道是因為你老成持重嗎,他笑了起來。就是因為那個帶點邪氣的笑容,我跟他談了一整天的壞。

王陽明

壞與不壞
閃光燈停頓了,拍攝結束。王陽明脫下西裝外套,換上橘色鬆身T恤和直紋長褲,坐在黑色菱格沙發上,我們就這樣展開對話。比起電腦屏幕上看到的,這刻我倆只有一臂之遙,我更能感受到那份剛陽氣質。身型高挑,輪廓分明,粗眉大眼之間流露著一股叛逆的氣宇軒昂。說穿了,他有少女們最喜歡的壞。如今三十有五,成熟穩重自然各添三分,但骨子裡壞的魅力,依然完整無缺。

王陽明

我說笑的問他如何看壞人,他一來就給我一個不輕鬆的答案。「在我看來,其實沒有絕對的好和壞。拍過這麼多戲,每當我進入那些壞人或反派角色時,會發覺每個人都有他們的原因,可能做某些決定或行為時,他們已經被逼到某個角落或邊線。在大家眼裡他可能是壞人,但我會去思考背後的原因,也會同情他,某程度他只是在做決定上的錯誤,並不代表他就等如是壞人。」

王陽明

是的,我從來都不相信徹底對錯非黑即白,也不相信壞人只懂一手翻天覆地或好人就只會擺出表裡如一的微笑,至少身為男人,不能也不應相信單純的好與壞。而這個答案也當頭棒喝的提醒了我,王陽明是如今電影界前線的一員,而演員從來最有趣和與眾不同的地方,就是可以讓自己經歷人性面貌的不同深度與面向,因為他們的職責就是要不斷挑戰和體驗不同人生。

王陽明

「我是需要競爭,環境給我一點壓力讓我想要突破的人,所以那時侯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演一些其他類型的戲,如果一路都是拍高富帥,我應該很快就不想再演戲了。」王陽明也確實把握到機會,走一條讓他轉型的壞途。「第一個機會就是《復仇》,裡面做一個為車禍而成了植物人的妻子進行復仇的人,角色黑暗,有很多內心戲。雖然只是25分鐘的短片,但當時我已經覺得非常過癮,想如果能夠再拍這類壞人角色就好了,結果不久就接到電影《角頭》的劇本,它就像是台灣的古惑仔,我演一個惡二代,然後就是今年年初的《三國機密》。」

王陽明

戲內,他飾演三國第一謀略家郭嘉,左手權謀天下,右手美人在懷;又與司馬懿兩人棋逢敵手,圍繞真假漢獻帝的身份展開鬥法,上演最強大腦的頂峰對決。「我在美國紐約長大,所以沒有特別熟悉中國傳統歷史和神話,當然我知道甚麼是《三國演義》,但卻不太清楚郭嘉這號人物。當我決定接這部戲的時候,我跟爸爸和公公說,他們都好驚訝,說郭嘉是個很聰明的軍師,如果郭嘉沒有死,諸葛亮也不會出頭。那時候想,大家都對他的背景這麼熟,一定要多做點功課,便找了一個熟悉三國歷史的舞台劇老師每天跟我說歷史,聽他分析郭嘉的性格,然後共同塑造一個全新的郭嘉出來。」

王陽明

如果壞有終點
我們一路天南地北的談著,《極速罪駕》中的Ryan Gosling、瑜珈和自由潛水時所用到的呼吸方法,話語間,他總是帶著一抹桀驁不馴,直到談到他的另一半。網絡上,這倆小口絕不低調,分享甜蜜照片大寫恩愛文章,結婚時更成為了台灣媒體報導焦點。此刻這個愛妻號說著自己的愛情哲學,反倒有點靦腆。

王陽明

「男人一到了某個時間,都會清楚自己需要甚麼。因此一旦決定要走入婚姻,當然早就該調適好心態,那是責任問題,無論如何都必須想辦法做到。」我就逼他把家庭和工作兩者排高低,「很難選,但我應該還是會將家庭放在第一位。因為如果沒有家人的愛或支持,你很難專注在工作上。事業帶給我的樂趣是,當我成功時,我可以將那份成就感分享給他們,因為他們可以看得到我成長的過程。我所得到的,也是為了家人。雖然兩者密不可分,但要排的我還是先選家人再來才是工作。」

聽著這侃侃而談的口吻,我相信他是真誠自然。伴侶和家人,從來不應只是反映男人的脆弱面,而是讓我們脫下虛有其表的霸氣外裝,變得更毫無懼色。如果王陽明所謂的壞有終點,那會是讓他湧現發自內心的責任感與自我要求,學懂接受與承擔的那一個她。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