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祥 導演就是說故事的人

Esquire HK - Park Chan
  • 28 Dec 2017

曾國祥作為演員,拍過很多搞笑作品,例如《大丈夫》、《AV》、《飛虎出征》等,但是他身為導演,他的作品卻給你截然不同的感覺,從《戀人絮語》到《七月與安生》都是叫人揪心的電影,這一次跟他對談,認真談起身為導演的故事。

曾國祥是曾子偉之子,大家認為作為大明星之後,要在電影圈中要風得風,人人俾面,並不是難事了吧?或者,父蔭的作用,在初期總有些效用,至少不用從跑龍套做起,但是屈指一算,曾國祥入行16年,他沒有因為父蔭永遠成為男主角,但他卻依著自己的興趣,拍起屬於自己的電影。而他的電影,也不是鬧著玩的,從2010年的《戀人絮語》到2016年的《七月與安生》,你就知道,他的電影,並不是有甚麼關係或父蔭,就可以講出一個如此優美的故事來。而這電影的兩位女主角周冬雨、馬思純一起獲得第53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也在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獲得最多的12項提名,也在多個電影獎項之上獲獎,這些都是他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成績。

問及他第一次成為導演,第一次走進片場到底是甚麼感覺,你會以為他會興奮過頭,怎料他卻只想著金錢。「根本就是沒有時間去享受,你只知道時間就是金錢,只是不停地想追進度,我習慣有詳盡的分鏡表去按時間拍攝,所以根本沒有時間在想這是我第一部電影,終於完成夢想之類的事情。」曾國祥回想著。

但是當初作為一位新進導演,身邊的演員、燈光師欲至收音師,全部都可以是老前輩,如何面對這一切?曾國祥很輕鬆地回應:「作為一位導演,只要你有心,就會感染到身邊的工作人員,無論是否有足夠經驗,身邊的工作人員就會很容易去幫助你。但當然,你作為導演,壓力真的很大,就算你不肯定一件事,也要去做決定,去負上一個責任,因為大家都是看著你的決定而工作。」

看著這些年來香港電影的發展,會見到新的趨勢,近年來的本地電影,無論是票房或反應,都可以反映到,香港的觀眾想睇一些與自己很貼近的事情,想尋回一種身份認同。「我認為這絕對是一個可以發展的空間。但作為一個導演,除了給香港人看,也可以拍一些給不同人看的電影。只有百花齊放,才可以發展得更好,例如有更多女導演用女性的角度出發拍電影。又或者可以見到更多前輩繼續投入電影工作,在香港拍電影不容易,體力勞動太大,但是如果可以分工更好,讓這些資深導演可以拍攝屬於他們的題材,會是我非常希望的事情。」曾國祥認真地道。

我們再談到網上世界已經由影片作主導,而新一代利用網絡,可以在影片之上大有作為,而曾國祥亦寄語新一代著重故事的重要性:「電影語言對於新一代而言,已經太熟悉了。但是在科技、剪接背後,故事才是最重要。當然看見網上有很多新一代出來拍片是令人很鼓舞的事情,就算某些方面仍需改進,但是只要他們繼續去拍,不停嘗試,知道自己的不足,就可以磨練出來。不要為拍而拍,最重要的還是故事。」

「對於我而言,我喜歡採討角色最深層次的人性,無論是戰爭片、古裝片,也可以是尋找人心,了解不同內心世界,在電影之上呈現,希望觀眾們從電影中看見自己,看見身邊的人,這就是我最想做的事。」曾國祥道。「而我正在籌備一套關於內地校園欺凌的電影,以及一套南亞裔及難民的故事。找了些南亞裔朋友來了解他們的背景及故事,這是最辛苦也是最享受的事情。拍攝電影時很興奮,一班人一起工作,但是劇本卻永遠最痛苦,日以繼夜地與編劇在磨,又會經歷沒信心的時候,又害怕沒有人看。但是我仍然希望可以將這些故事讓更多人看到。」

從他的眼神,我看到一個導演的責任,就是說一個好故事讓你聽,然後讓你看到更多你本來看不到的事情,這就是電影的神奇之處。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