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誰而唱 JW王灝兒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5 Dec 2019

掌聲,如雷貫耳。面對舞台下萬千期待,從來感激不已。悠弦樂韻,更似是唱到彼岸島,湖面倒影上的自己。她是歌手,JW王灝兒。

JW王灝兒

凍檸茶不少甜
「我仍然可以做自己。」

這大概是整個訪問,JW王灝兒語氣最平淡,卻最有力量的一句話。在社會打滾,總要去滿足某些角色的需求,履行固定身份的義務,就算平凡人如你我,何況是遊走在燈光底下的藝人、歌手。甚麼不能講,甚麼不可做。大概空氣中都飄藏著千萬個微型鏡頭,這種總被窺看著的不自然,也已成為常態。當面前這個鬼妹仔說她已經是最沒有偶像包袱那個,我起初都不以為然。「朋友說我是第一個他們認知的明星,會照食飯,照飲凍檸茶不少甜,哈哈。」

JW王灝兒

搜尋器中輸入王灝兒三個字,花邊新聞不多,彈出的幾乎都是工作的報導,新歌派台、唱片訪問、演唱會宣傳等。沒有跟那誰不和,沒有和那位爭上位,甚至鮮有與行內人聯群結隊的裝模作樣照片。「娛樂圈這行,很多時需要跟本身不認識的人打交道,又要飛來飛去,對藝人性格本身會有很大轉變。」不難理解,莘莘學子,由中學跑進大學,三四年間,累積一點一滴,建構出不同價值觀。離開溫室,投身社會,面向被一下子拉闊了更多,生活或習慣,待人或處事,慢慢被朝夕相對的「同事」潛而默化,不論好壞。

JW王灝兒

「出道後加入的兩間公司,都不是所謂的大公司,變相不會無時無刻都跟行內朋友一起。現在工作完,真的就會與讀書時期的朋友玩。讀一條龍女校,朋友是小學階段就認識。只是比較直接,入行後也提醒自己說話時盡量修飾,圓滑一點。此外到這刻,可以說我仍然是未入行之前的我。」

JW王灝兒

如果你哭會聽甚麼
或許你心裡會質疑,這不是面向選擇,不過是關乎人氣的正比理論。是,也不是。本地歌手,未過三十,不分男女,還未用實力唱將這標準去過濾,會想到誰?我的本能神經反射到面前這可人兒。《矛盾一生》唱盡世間痴情男女愛恨糾葛、《男人信甚麼》橫掃多個樂壇頒獎典禮獎項。把時間再推早一點,一首只聞其聲的《掛念好友》,就憑歌聲說服了樂迷,那時候,她還未出道。紅與不紅,犯不著要說服彼此,大家心裡都明知道答案。

JW王灝兒

訪問之時,JW推出主打歌《逃生門》不久。哀傷惆悵,迷幻淒美,聽著聽著,想起了自己曾經難忘的甜蜜與感動。「這本來是周國賢的歌,所以唱前都有去問到底歌曲想帶出甚麼信息,他說是希望。我也十分認同,人往往最絕望時,才需要那道逃生門。只要找得到那道門,人生裡總會找到希望,給抽空靈魂一個出口。」沒有刻意追問言下之意,反正看著她訴說的神情,心裡已明白。「真的會在錄音室唱到哭嗎?」我嘗試換個角度,去了解她的內心世界。「錄音室生涯中,只有唱《矛盾一生》和《維多利亞》這兩首歌時曾經喊過。《矛盾一生》是因為那時候正在經歷那個故事,基本上每句歌詞都夭心夭肺;小時候就住在維多利亞公園對面,整個童年都圍繞著它,那時家裡有個花園,爺爺總會陪我踩單車、捉象棋,自己耍太極,所以一望出去就會看到他的身影,錄《維多利亞》時想起已經離世的爺爺,不期然就哭了。我算抽離得比較快,拍mv我會哭得很厲害,喊停之後,我會立刻尖叫,大笑自己剛剛有眼淚。雙子座,情緒變化很快。」

JW王灝兒

有些人與生俱來擅於調節和把控情緒,但從事表演事業,要執行得更徹底。多愁善感,善於觀察,要懂得在情緒的鋼線上不斷來回,卻不能失足,跌落崩潰的深淵。無論若狂的歡欣,還是沉重的傷悲,都得統統吸收,把經歷和感受轉化為自身藝術養分。然後在適當舞台上,注入塵封好的滿滿情感,或甜或苦。「不開心時,我會讓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然後沖涼時播著那個固定的歌單,然後很戲劇性地大哭一場,我真的會這樣。最重要是吵過鬧過,懂得去找你相信的人傾偈,生命中有那幾個人願意去聽你說話,非常幸運。」人生低潮,誰沒有經歷過,重要是如何站起來,靠自己,也靠身邊人。

「我覺得自己已經是很幸運的一個女生, 要講人生最低潮,其實回想起來也不是真的很低。例如有幾年沒甚麼收入,會比較迷茫,但時間不算長。非常感恩,身邊朋友和家人都不會問為何沒有新歌、有歌又是否沒人聽,去增添我壓力。反而很正面地鼓勵,給予不同方案或解決辦法,建議我去學琴、學舞,把握時間增值自己,這讓我感到好舒服。」

JW王灝兒

真男仔頭
「真的不喜歡afternoon tea呀⋯⋯高踭鞋真的工作時才穿,收工後,麻煩還我波鞋。」劇本以外,天南地北地傾談,往往最高興。「興趣都比較男仔,我會睇波、打機,通常比較多男仔喜歡的潮牌我也很喜歡。」只是我一直沒告訴她,大家喜歡你,是主流事實,可以有千萬個理由,也可以一個原因也沒有。反正是否真的男仔頭,不重要。當日,JW穿了很多人討論的那對聯乘波鞋,然後話題由炒賣風氣、死前最想去的地方,到讀書時期啡色校裙和紅藍校呔的大家、哪家越南湯河最好味。閒聊無止境,訪問早就完結,那邊廂餓透了的同事嚷著叫外賣。「凍檸茶!」我們倆幾乎同步脫口而出,然後一齊笑翻了天。

我也戒了好一陣子,就偶爾喝半杯吧。



photo by DAISY CHEN


styling by PADDY CHAN


makeup by SHERYL CHAN


hairstyling by HIN WAN@ii ALCHEMY HAIRSTYLE


wardrobe by WOLFORD & CALVIN KLEIN


special thanks to K11 ARTUS for the perfect location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