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的自我修養 | 黃浩然 朱鑑然 胡卓希

Esquire HK - Angus Lui
  • 28 Mar 2022

當演員是一種被動的職業,你可以做的就是隨時stand-by,等機會來臨。於劇集《家族榮耀》中結緣的黃浩然、朱鑑然及胡卓希,擁有俊朗外表的同時,卻很多時被這個「天賦」所困死,對於演員這個終生職業,他們又是怎樣去好好「演繹」?

Q:這一刻最希望得到的角色?

黃:我反而是想得到一些你「估唔到」的角色,正如當年馬國明演的《降魔的》是一種沒有人想像到的劇本,我相信當你有一個理想的角色但這些機會往往未必是你的,所以我喜歡期待驚喜。另外,我很喜歡科幻的劇本,比如是《明日戰記》這些超出現實的主題,會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朱:我有想過做如果有一日可以演令孤冲就好了,另外如果可以做《Star War》的Jedi,我就可以用令孤冲的獨孤九劍揮動那把激光劍,單是想想已很興奮。

胡:我這一刻很想跳出外型的框框,比如之前拍了一部電影是演傷殘人士,這種你expect唔到的角色對演員來就是最吸引。

Q:今日除電影、電視劇還有網絡電影,在演出時怎樣拿捏角色?

黃:電視劇最少都有20集,有時觀眾想看到的是一些背景及人物的關係,電影相對上很濃縮,電視劇我經常說如何「連戲」是最重要的,要mark清楚每段戲的心情如何連繫,電影就要很即時表達出很dramatic的高低情緒變化。

朱:電視劇會多很多場口去描述你的角色,曝光機會較多所以情緒的表達可以慢慢來。電視劇可以多點時間去摸索角色的個性,電影相對上很短促,要比較一步到位。

胡:電視劇很多時都會一同困在同一個地方相處幾個月,較易陪養大家的感情,但電影很多時分開拍攝,大家同場的機會較少,所以拍劇是中間大家多一些機會去研究每個角色的韌性。

Q:今次拍攝《家族榮耀》時最大的挑戰在那裡?

黃:其實香港很耐沒有這些家族情仇的故事,我當初收到劇本時都有想過這類型的劇還有那些新鮮的元素?後來發現它的內容是汲及老中青三代的故事,而且角色的立腳點做得好好,沒有所謂的大壞蛋,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苦衷,而且整個故事的節奏好似坐過山車一樣大起大落,很多謝編劇寫出這樣的劇本。

朱:我最初未看劇本是很擔心,因為我不是大家庭出身,不熟悉那些親戚關係稱呼,幸好我的角色是來自一家數口的小的家庭,不需要去背誦每個角色的稱呼。

胡:我看劇本時會以觀眾的角度去了解每個人的心情,我會follow劇本的進展,不想太早演得太落力因為怕「穿橋」,所以拿捏表情時要時刻留意。

Q:今次三位一同出拍攝,有沒有一些難忘的故事?

黃:Jason今次的角色較多起承轉合,所以很多時晚飯後Jason會來找我排劇,明明已經很眼瞓但排完戲反而會醒番,所以很快熟稔起來。

胡:我第一日開工對手就是浩然,我以往主要是模特兒工作,所以對於今次這部劇很緊張,我經常晚上找浩然幫我排劇,他會告訴我一些演技及看劇本的方法,排一場劇他可以跟我排了兩小時,但這些溝通令演出感覺很smooth很爽。

朱:我最多對手戲是跟楊茜堯及Hilary,記得有第一場戲是送一條手鏈給Hilary去定情,是一個應該很sweet的感情,但由於當時不太熟稔所以要數take才令導演收貨;另外一場是要去幫劇中的家姐楊茜堯解決一個大難題,想了很久該如何處理當刻的情緒,這個經驗的確令我成長不少。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