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嘉熙Cheronna Ng|愛情中綻放美麗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5 Jul 2019

吳嘉熙Cheronna Ng的美麗,不只來自她的性感,而是來自堅定眼神和強捍外表下,那一片對愛情的溫柔。

吳嘉熙 Cheronna Ng

無利可圖
到達攝影棚時,Cheronna已經自在地在鏡頭面前擺出不同姿態。特別記得有一組相片,是要捕捉鏡子中的她,攝影師著她不要看鏡子也不要看電腦螢幕,就見她在純白披鋪上托腮盤膝、俯身繞腳,沉思也放空,激動也淡然。背景一路傳來日本老歌,畫面很迷幻,我彷彿看到一個自由的孤獨靈魂。

待到合適時候,我走到她身邊,開始劇本上的問題。繼《把持》、《你的你》後,Cheronna早前推出第三首個人單曲《無利可圖》,聯同陳考威及JNYBeatz聯手作曲,首次正式參與創作。聽過,有進步空間,但絕對看得出誠意。「一開始會覺得自己寫得不夠水準,但他們很鼓勵我,一步一步教我寫。」歌曲內容講述她的好友拍拖五年期間,不斷飽受前未婚夫的出軌、言語暴力、精神虐待,甚至暴力行為的折磨。「作為朋友,看到她不停給對方折磨,但不斷找方法去安慰自己,寧願去繼續相信對方,好心痛。」愛情從來令人盲目,就算在這個宣揚男女平等甚至女權的年代,很多時候女方在一段關係中,總是被逼甚至自願站在相對柔弱的位置。有些事情的確當局者迷,要衝出迷惘和混沌,只能靠自己。「如何勸她也沒用,直至有一日她終於死心,清醒過來,忍痛分手離開,走出困局。」

吳嘉熙 Cheronna Ng

愛一個上一課
確實很少跟別人分享愛情觀。一來男人老狗,二來覺得如果有類同見解,我不需要額外支持,而持相反意見,不見得你有能力辯駁我甚麼。偏偏Cheronna是有能力的後者,讓大家暫時放開訪問和被訪的身份,好好討論這話題。這刻,她也打開心扉,不自覺地從朋友談到自己。「我都經歷過一段關係中把對方放到比自己更大,甚至失去了自己,會覺得好委屈,但寧願委屈自己,就為了把對方留在身邊。現在明白真的不能這樣做,因為這樣做很蠢。若果發現對方甚至自己不情願去溝通磨合,這段關係不會長久,維持一個健康舒服的狀態非常重要。」

吳嘉熙 Cheronna Ng

愛情和兩性關係是一生的課題,這也許是廢話。但從來覺得,這跟年紀大小,經驗多寡不是必然正比。懂處理的,二十來歲也能展現大將之風;少條筋的,年過五十都照樣會一塌糊塗。無獨有偶,身邊剛有朋友有同樣經歷,黑白分明的女方因為種種原因,放棄了一段長時間的感情,男方久久未能釋懷平伏,陷入了思緒旋渦。「最容易令一段關係破裂的就是失去信任。例如出軌,假設我很愛對方而他出軌了,如果他很誠心地道歉,我可能會原諒他。但要去重新信任是非常困難,因為永遠都會有一條刺,所以我認為在一段關係中,不要隨便去碰安全感和信任這一塊。這其實不分男女,對伴侶忠誠和專一是最基本的。若果你不清楚或者知道自己還想玩的,就不要開始一段認真關係,你不會明白不專一會為對方造成多深和多大的傷害。」

吳嘉熙 Cheronna Ng

也不說對錯與否,但至少面前這位,坦然承認自己是一個愛情至上的人。

「在伴侶面前我可以好好分享自己的一切,會希望另一半和自己一齊進步和成長。而每段關係中我看重和學懂的事都不一樣:其中一任前度,他沒有出軌,但經常會在很多朋友面前講一些令我很不舒服的說話,覺得他不懂得尊重女性,那時會發覺原來懂得尊重是很重要的;又試過有前度只希望我的人生圍著他轉,那時情緒起伏很大,甚至因為太緊張而自殘,明白到一段關係中要有適當的自由。」

吳嘉熙 Cheronna Ng

這刻死會遺憾
到了一定年紀,有些話題,避也避不了,例如婚姻。「我來自一個不完整的家庭,所以由細到大都認為自己和對方都要很確定,才會步入婚姻。以前的我可能覺得自己未定性,所以從來不會想結婚。現在慢慢定了性,知道自己想結婚,但會好小心留意對方,確認他是可以完全信任和值得渡過餘生的。很多人都太兒戲,我不想有離婚這回事。我看婚姻看得很重,這對我來說是一種壓力,同時要逼自己不去看那麼重。」部分人與生與俱來有努力不讓自己在關係裡受傷的能力,有些人卻要在跌跌碰碰中才會成長。於我來說,從來都沒有必要去等到非常信任或完全值得一刻的來臨。關係的核心是愛,夠濃夠深,縱使遇到傷心和絕望,所有包容和饒恕都會變得順其自然;相反沒有愛,就算有一千個因由去原諒,你也不會情願。但,在這個年頭,仍然有把婚姻看得如此重和神聖的女孩,實屬難得。

吳嘉熙 Cheronna Ng

話題太沉重,嘗試把她從思緒中拉出來,就問她未來有甚麼目標。「希望再多參與寫歌創作的工作,終有一日,會有屬於自己的專輯,也想有多點演戲機會,去證明給觀眾和自己看,吳嘉熙是唱而優則演,至少讓人感覺無論唱歌跳舞演戲,我每次都比上一次進步了。」說完,她低頭沉思,我也靜待著,讓面前這位的情緒到達高點。「其實看到身體從前和現在的分別,要早點睡;要更活在當下,太喜歡比壓力自己;也差不多忘了初衷,忘了入行時的那團火。人大了,面對很多事都變得很沉澱,現在經常有點皮笑肉不笑的感覺,不是真正的我。社會又發生太多事,我很想出一分力但又做不到,因為背負得太多。混亂,我會這樣形容自己,想做很多事,但總有萬千種理由卻步。但我不想放棄。財富名氣,誰不想要? 在香港當歌手演員都很困難,希望終有一日所有有夢想的人都能達到自己的目標,覺得自己人生無憾,因為如果你要我這刻死的話,我有太多遺憾了。」沒有煽情的一行淚作結,我們報以微笑,心底裡互相好好祝福大家。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