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然 | WORK IN PROGRESS

Chris Chan
  • 14 Nov 2022
by ChrisChan

唐浩然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名俊美書生。又,你可能認為俊男的道路皆是一帆風順,但你有否想過他也曾因工作問題,而萌生成為和尚的念頭?不是說剃渡為僧有甚麼問題,而是你永遠無法理解別人曾經歷過些甚麼。每個人背後的故事都是一道餘暉殘影,透過經歷,又會折射出怎樣的新影像?是時候與唐浩然來一趟鏡中奇遇。

tong

大家認識唐浩然,或許是因為《教束》的學生會會長鄧學謙,或許是試當真的唐記。但其實,他早在就讀APA時,主修導演,身為演員前亦首先接觸過導演與編劇等幕後工作。「在幕後打滾一段時間後,機緣巧合下多接觸了幕前的工作,我發現演出原來是一件幸福的事。因為演出的時候,若能感動到觀眾,自己也會被感動。」他笑說,自己看《太陽的後裔》,也會希望被宋仲基保護。這就是表演者與觀眾產生連結線牽系,同呼吸的感覺,是獨有的感官體驗。

「試乜都得」

「試乜都得」

《教束》鄧學謙一角令大家認識了唐浩然這個名字。開始接觸幕前工作的他,演出過大大小小不同作品,問到他較喜歡幕前抑或幕後工作,他直言自己是「貪玩」的人,喜歡體驗不同的人生。「當我以往做編劇,在描寫一個角色的職業或技能時,我自己都會想『玩埋一份』,例如劇情需要打功夫的時候,我也希望能學懂功夫,一起參戰!這就是戲劇世界所給予我用另一角度去嘗試的空間。」

時間的浪漫

時間的浪漫

唐浩然參演《教束》的經歷,可能大家也略有所聞。至於為何加入試當真?「參演《教束》後有一段時間,我的工作量比較少,甚至接近零。當時我也有想過要成為和尚!」聽到這裏,你可能認為他只是用搞搞笑的手法表達自己「冇嘢做」的程度。但當我還沒反應過來時,他便淡然拋出一句「是真的。」

tong

「那段時間,自己的情緒與狀態也不太穩定,而當時我有一位朋友去了台灣參與一個有關僧人的課程,幾乎每天就只是食飯,打坐與冥想。我自己也對冥想與打坐有興趣,亦希望能夠洗滌心靈,於是便打算與他一同參與。」就在你以為將來找唐浩然便需要到台灣的時候,游學修就於這個時間點出現在他面前。「正當我打算成為和尚的時候,剛巧我又得知阿修需要招聘幕後,於是我便自薦加入試當真,慶幸最後也能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tong

「一開始加入試當真的時候,其實是參與副導演的工作,時間久了便開始慢慢擁有自己的『試映劇場』作品。當然,阿修也知道我一直有參與演員工作,直至近期我各方面也上了軌道,便叫我正式加入試當真,成為幕前的一份子,實行幕前幕後雙線發展!所以大家近期在試當真的影片也會常常看見我!」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是一種浪漫。多謝游學修,現在我們在香港也能找到唐浩然。

 

Reflection

Reflection

談過去,談現在,當然也要談自我。唐浩然怎樣的一個人?他用一張照片解答這個問題。「平日大家上傳一張Instagram的照片,正常也會專注在照片中的主體,但我卻會關注一些大家認為無關痛癢的位置。例如當我拍照時,我關注的不是自己,而是我身旁的那些水管、階磚。我會覺得那些階磚在背景非常礙眼,便忍不住不斷『執相』,在一張照片上,我花時間處理那些毫不起眼的地方比處理我自己的外貌還要多!可能這是以往身為編劇時,留下對細節的執着與敏感吧!」

tong

你可能會認為這是某種偏執,但這大概就是本能反射,是過去的經歷給他帶來潛意識的執着,小至一張IG圖片,大至一劇之本,細節往往最能折射出人的光芒。他笑說這很奇怪,我卻認為這是一種美麗的 Reflection。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