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遙不可及的高度盛放 Kelly傅嘉莉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1 Apr 2021

機會來得太快,未曾捉緊已經走遠。調整心態,走向迂迴,總將在遙不可及的高度盛放,她是Kelly傅嘉莉。

傅嘉莉 Kelly Fu

鼻子被指著
初夏中午,坐在窗前,把手輕放在大塊玻璃上,感受那久違的和煦。不遠處是船塢,散落有序的小艇,還有被曬得泛白的一片藍。今天團隊在西九高處欣賞這景致,還有傅嘉莉。數數手指,由模特兒演員兩邊走的日子算到現在,Kelly已經入行18年。還記得《衝上雲霄II》中在機場當當咖啡師的喬祖思,紮這高髻的形象,在當時掀起過一陣熱烈討論。「確實是最滿意的, 因為這是由模特兒入行做藝人,正式入TVB第一部劇集。一套十分經典的劇集,角色很深入民心,所以得到這個角色,令到很多觀眾喜歡我、認識我。」

傅嘉莉 Kelly Fu

《衝上雲霄II》的喬祖思、《包青天再起風雲》的湯曉晨、《反黑路人甲》的蔣千瑜等,構成了觀眾對傅嘉莉的印象總和。但原來那些年的新人最先參演的影視作品,是《無間道II》。「當時很新,試過在片場被劉偉強導演指著鬧,話我根本完全不懂做戲。我知道他不是要固意刁難演員,我現在跟劉導也是很好的朋友,只是當時很深刻,有種某程度的覺醒,開始思考演戲這回事。」

傅嘉莉 Kelly Fu

追趕高度
跳進公仔箱,埋首在同一機構默默耕耘。對於當時的傅嘉莉,娛樂圈等於事業的全部,事業就等同人生,唯一想到的,就是不斷仰望,去追趕無形的高度。「變化最大可能是......好的方面是當演戲時,Kelly內裡某種事情更突出,可能透過我的眼神還有動作,會感覺到那種稚氣漸漸退卻,展現比較成熟、有層次的的演技。不過,這樣子也有不好之處,就是有很多事都在計算裡面,有些時候少點計算,直接拍攝出來,這樣給觀眾的感覺會更真摯的。這種很新鮮的感覺,只有新人才會散發出來,也是新人很珍貴的一點,我現在根本沒有這個東西。」

傅嘉莉 Kelly Fu

平、滿、求
訪問時,不時都會著藝人們形容一下自己,這絕對不是罐頭問題。聽似隨意,這份自我讀白就如一面鏡,能否清晰檢視自己,這能力往往反映出在圈內打滾的修為和造詣。不瞞你,訪問過半百的女明星,Kelly的回答位列頭三甲。「『平』,自己經常以平常心去看待事情,無論是拍劇好,綜藝也好,拍攝出來效果如何、觀眾是否接受我主持,現在的我,會保持一顆平常心去對待每樣事情,不會因為某些人討厭你,就令到自己不開心,或許我已跳過這個階段。另外一個是『滿』,以前經常不滿足現狀,很多時候會遐想自己在工作、事業更上一層樓,想要愈來愈高、愈來愈上。但是回想過去,發現自己過去做了很多,現在的我應該要為自己感到自豪,對於擁有的感到滿足,特別是已經達到的事情。」

傅嘉莉 Kelly Fu

面前的她,稍稍把目光拉得更遠一點。「第三個是『求』—追求。我希望用僅餘的青春追求更多知識、技能、認識更多從來未曾接觸過的範疇,或者是演技的方法。這算是總結了我現在的狀態吧。」

傅嘉莉 Kelly Fu

那甚麼時候感到最放鬆,或者可以釋放自己?「打機!」她笑了笑,爽快地拋出話來。「因為我不喝酒,又不抽煙,其實沒有一些真正可以放鬆自己的方法。但遊戲裡面,其他玩家完全不認識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誰,那麼我就可以暢所欲言,甚至有些時候,我可以說一些粗俗的言語,哈哈。有時候我就是希望可以解放自己。」

傅嘉莉 Kelly Fu

記得她在其他訪問中提過,藝人就是一份24小時的工作,風光一面固之然惹人羨慕,但這雙面刃另一邊,就彷如公眾目光下的囚中鳥。 「我很喜歡玩射擊槍game,因為那種刺激感,可以擺脫現實生活中的一些煩惱,或者拍劇時的壓力,我都可以從遊戲之中獲得解放。」好吧,下一部你做女主角的劇,就當性感女槍手吧!我這樣逗她,可人兒把手半掩著笑臉。夕陽都醉了,悄悄把霞光依在精緻輪廓上,那是幅怦然心動的美麗畫像。



photo by MAN WAI


styling by ANGUS LUI


makeup by KYLIE CHAN


hair by RAY MORK


wardrobe by American Eagle Oufitters & Intimissimi


special thanks to THE W HOTEL, HONG KONG for the location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