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彥宗專欄|你的世界有多大?

梁彥宗
  • 10 Mar 2022

近兩年,曾經熟悉的機場、行李箱、飛機,都變得陌生,那些年三兩個月就一次小旅行,每年都飛十多小時到遙遠的彼邦,也許你已遊遍半個地球,但這兩年下來,當世界就縮小至只有香港這一片土地之時,屬於你的世界又有多大?

這幾天在家隔離,讓我記起幾年前去巴拿馬和當地人的一段小對話。那次

這幾天在家隔離,讓我記起幾年前去巴拿馬和當地人的一段小對話。

那次我們要去一個小部落過夜,由城市坐四個幾鐘車去到某個臨近邊境的叢林,轉上小艇,再穿過紅樹林,終於到達部落的所在地,部落的人還是有間中接待旅客喇,但整體來說,他們仍然保留自己的生活方式,會在河邊捉蝦捉魚,也依靠樹上的新鮮果實為食糧一部份。我們過夜的地方是部落一個人家的木屋,沒有間隔,沒有床,睡覺的地方就只一個地鋪,加一幅當蚊帳用的布,見到這個佈局,可以說簡單,也可以說簡陋。部落生活嘛,咁先real。

「你是否從很遠來?」我們在屋裡吃午餐時,屋主問道。「啊,飛機坐了15個鐘才到

「你是否從很遠來?」我們在屋裡吃午餐時,屋主問道。

「啊,飛機坐了15個鐘才到美國,等轉機再去巴拿馬又幾個鐘,落到地如果直接來,搭車又搭船又幾個鐘,由我家點對點到這裡,前後要超過一日吧。」我邊算邊答。

「哈哈,這麼遠,我都未離開過巴拿馬,也未試過坐飛機喔。」說罷他拿起手中的食物,又咬了一口。

然後我都忘了我怎樣回他。

我當然不會以為他常常周遊列國,只是他說自己未飛過時的那種輕描淡

我當然不會以為他常常周遊列國,只是他說自己未飛過時的那種輕描淡寫,帶給了我一點反省。我們去開旅行,轉這轉那用超過24小時,很常發生,甚至覺得理所當然,然而對部落裡的他來說,這樣的一個旅程,卻是如此理所當然地不可能,而從他的輕描淡寫我更感受到,他沒有要將這個不可能變成可能,部落這裡,是他生活的全部真實,不管是不是完全美好,反正待在這裡,他已滿足。

我們能夠四圍去,是一種privilege,這段對話提醒我,最近因為Covid的隔離再次警剔

我們能夠四圍去,是一種privilege,這段對話提醒我,最近因為Covid的隔離再次警剔我。曾經我們的世界都很大,去亞馬遜去大堡礁去撒哈拉,到這兩年只可留在香港,再到最近要自我隔離,世界縮到只剩下張床,望出窗外,屋企樓下都變成一個大世界,對於出走慣的我們來說,是一個多麼奇怪的概念?

所以我們更要珍惜這種privilege。不如就把這次長長的no-fly period當作是一次recharge,好

所以我們更要珍惜這種privilege。不如就把這次長長的no-fly period當作是一次recharge,好讓我們重新填滿對世界這處那角的各種期待吧。

photos by 梁彥宗 & Gettyimages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