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凱光專欄】本地話曾輝煌過,但今日仍有人珍惜嗎?

Esquire HK - 鄒凱光
  • 13 Oct 2017

你,認為哪一句是長春不老,永不過時的「本地話」?

甚麼是「本地話」?你就咁Google「本地話」,發現竟然沒有專門解釋,所以我可以大膽以我認為去釐定什麼是「本地話」。

1

本地話 ,是以「廣東話」做湯底,夾雜其他國家的語言,再配以當時最時令的用語,賣點除了是本地獨有,還有是創意無限。

例如周潤發就曾經借1956年電影《同撈同煲》創作過本地話。

You What Man Horse直譯就是:「你何方人馬?!」

雖然少時侯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何方」不是where而是what,但長大就知道「本地話」總是包含無法解釋但又接受的錯處。

「唔好搞串個Party喎」,其中最經典有代表性的「本地話」,「串」亦是「本地話」,可解作囂張,挑釁性語言攻擊,「搞串」則是以囂張跋扈的方法搞亂某件事,某局面,而Party表面上是派對的意思,也可解作某個群組,所以《唔好搞串個Party》於我來講,是一句最後的溫馨提示「老友收手啦! 寡不敵眾呀!」,勁!

「呢次真係 ALL拔甩 !」 ,其實「ALL」是痾,拔甩是Blood,「本地話」就是這樣奇妙,喜歡點就點。

除了明星帶動使用「本地話」外,當時華洋集處的社會狀況,亦令「本地話」在不同階層中百花齊放。

「Well,actually 你好easy就會use到本地話,even 鬼佬都understand,you know !本地話is really好user friendly囉!唔信你try try 吖」

這種當年本港獨有的「本地話」,後來更衍生出另一種本港獨有的語言 『chinglish』,即以廣東話直譯的全英文表達方法。

我當年曾經聽過一位華藉練馬師向外藉騎師講解「策騎指示」,一生難忘:

“The gate open, you make the horse stay behind, but soft 吓 ,no hard呀!質(just)say(save)the energy, until last four hun著(hundred), you nine(拉) horse outside and push, last two hun著, push and hit, push hit push hit push hit then win, understand?”

經歷過這一段「講嘢唔押韻,不如返去瞓」的日子,一名周姓男子以獨創的「無里頭」方式,把「本地話」推至最高的境界,這段日子亦都是「本地話」最輝煌的歲月。

「坐低飲杯茶,食個包」

「恭喜!恭喜!你老豆有身己」

「先生幾多位,mark開邊條仔」

除了周星馳,我們還有王家衛,他創造了比周生更無厘頭的「本地話」。

「我係一隻無腳嘅雀仔」

「我哋做一分鐘朋友」

「我同你最近嘅時侯,距離只有0.01公分」

「你不想被人拒絕, 好方法是先拒絕人」

「如果有多張船飛,你會唔會同我一齊走」

你沒跟足講過,都一定懶好笑同人講過:「我係一隻無雀嘅腳仔!」,又或者撞到舊相好:「xxx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這種表達的方式,就只有在香港的「本地話」才找到,你不曾聽過外人國 有人 「you’re so brad pitt!」,但「本地話」就有「你好劉華!」、「你好朝偉!」,我們還有「型」、「英」、「帥」、「靚」、「正」、「款」、「索」、「chok」去讚其他人好看,也有各式各樣嘅獨有的罵人「本地語」,「契弟」、「人渣」、「廢柴」、「PK」、「茂利」「死鏟」、「百佳咸雞蛋」、「咁多人死去,唔見你去死!」、「你呢d人真係死咗都唔駛做帛金!」……

可惜皇朝過後,「本地話」近年倚重網絡用語,如「屈機」、「hi auntie」、「雞全部都係雞」、「食住花生等睇戲」、「兒夜姨野以夜儀野」……還有很多都是重用從前的「本地話」,如無數周星馳電影內的台詞,今時今日的「本地話」,有種大將淍零的感覺,怎至乎我認為「本地話」已經跟其開山祖宗周星馳一起捨香港而去!

早前到警署落口供,警員口講筆錄,第一句說出來寫下的就是:

「我用『本地話』同你講」

我登時由周身唔自在,變得烱烱有神,準備聽聽最新版本的「本地話」是如何,而很快我又變回周身唔自在,因為現在的「本地話」平平無奇,毫無特色,我帶著失望地離開,重看口供紙發現除了無數白字,,口語化的「嘅」、「啦」、「喇」、「嘢」外,這「本地話」除了得到公信力之外,還有甚麼特色,配得起代表香港嗎?我看著最後一句:

鄒凱光以「本地話」同我講 :「明白,無任何補充!」

也許這確實是現在對「本地話」的一份真切無奈感。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