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凱光專欄】一日要問自己幾多次「我做錯啲咩呀」

Esquire HK - 鄒凱光
  • 27 Sep 2017

有無發現,你經常都遇到怪人怪事,明明你咩都無做錯,甚至咩都無做過,突然間就變成被針對的對象,無端端在街上被人鬧到一臉屁。

不如細心諗諗下,你每一天會問自己幾多次:「我做錯啲咩呀?!」

在我工作的大廈裡,有一位長相比馬雲更外星,髮型比Trump更飄逸,打扮比阿Y更大膽的倉務管理員。我經常和他同一電梯,他會身穿幾年前申請寬頻贈送的殘舊淺藍Polo Shirt,工作證綑在領口上當作是Bow Tie,工作照就是Bow Tie的圖案,Polo shirt死實實的攝進那條僅比三角泳褲大少許的螢光粉紅跑步褲內,配以長至膝頭的藍色足球襪,棗紅色麖皮吊鐘皮鞋,口中常常低吟著應該是謝霆鋒的歌曲,我從沒有跟他交流接觸,不是我怕他,只是我想垂著頭偷偷欣賞他。

在後的我呆了半響,登時急剎停步,那男子察覺我的反應,再看看手上的美工刀,然後大聲斥喝著:「X!我唔小心喺office袋埋把cutter落嚟啫,我覺得我想隊你呀?!隊你駛X用刀咩!黐X 線!」

自問轉數不算慢的我,那一刻真的腦海一片空白,只不停追問自己「我做錯啲咩?!」,我未及想出答案,那男子已憤然地離去,自那次之後,他見我在電梯內會不入來,我入電梯他會出去,嬲膠咗我幾年,我不是在意他厭惡我,但我真心想知「我做錯啲咩?!」

最近我去撳錢,櫃員機後有三名男女,起初我以為他們在排隊,但見櫃員機前無人,我以為他們在「打邊爐」,但又發現他們所站的位置是禁煙區,我就當他們在避暑吹水,但又發現他們沉默不語,我已經覺得有點奇怪,然後心想快點完成過戶事宜就閃,而在整個過程當中,我偷看他們三位依然死靜不動,直至我辦完手續取回卡然後離去,他們不知何解起動跟著我身後,我驀然有一份寒意湧上心頭,他們一直跟著我,我的不安感轉化成憤怒,猛然轉身問他們「你哋無嘢吖嘛?!」

其中一位身材瘦削的年輕人挺身而出:「你講乜X嘢呀?!」

那一刻其實我因自己反應過敏而無話可再回,於是我只好樣衰衰轉身而去,此時我聽到那位憤怒男在我身後說:「黐X線!你過數咋,邊有錢俾人搶呀!」

我聽罷有點紊亂,是否即是如果我是撳現金出來,我才可以有權擔心身後人心懷不軌呢?而令我更不安的是,他們是清楚留意我在櫃員機內做過什麼,我絕不是神經過敏,我是有權質問他們「做乜X嘢?!」及「想點X樣?!」,當然到我再轉身,他們已經往另一方向而去,我仍相信他們不是「壞人」, 但也無法回答自己「我做錯啲咩?!」

事過境遷,我多次再遇這三男女,他們都會刻意在我面前彈開,表明我不只嬲膠你,更唔乸妥你呀!「我做錯啲咩?!」

究竟是否世界變了,令人與人之間不再信任,所以我才會對人有誤解?我的錯就是不夠包容,應該要理解就算他傷害你,都是為了可以復原後更強壯,就算他們搶你錢,是為了令你更發達賺錢,要富有到可以請保鏢防止他人搶劫!或許我們只可以這種想法,去面對每天無數次追問自己「我做錯啲咩?」時,那種啞口無言的痛苦!

其實我們做得最錯,就是問自己有甚麼做錯!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