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凱光專欄】香港一變凍,城市就會大亂!

Esquire HK - 鄒凱光
  • 10 Jan 2018

你喜歡凍定熱?香港人總是怕香港熱,沒有冬天。

但,其實香港真的不要太凍……

我有時懷疑自己不是香港人,我不會嫌香港冬天不冷,因為作為一個南方城市,冷的日子根本極少,所以我們從來沒有妥善的禦寒系統,所以香港每每氣溫驟降,整個城市就會大亂。

由於大部份家庭沒有室內暖氣,你每早要離開暖笠笠的被窩,走進冰冷冷的廁所梳洗,然後在北風呼呼的街上,面乾唇裂的趕上班,這些日子和你一樣的大眾,情緒都特暴燥。

然後放工饑寒交迫,當然想去打邊爐或食煲仔飯或羊腩煲或部隊鍋,但全城中的其他人都跟你一樣想法,間間訂位間間爆,訂到位去到仲要排長龍等侯,但這還未算燥上加燥,等了半晚,打邊爐湯底同牛肉無味、羊腩煲又枝竹多過羊腩、煲仔飯又唔夠飯焦、連最求其一鑊熟的部隊鍋,在這些日子,都會零舍難食!

你一方面會明白點解,另一方面又唔明點解做人咁辛苦,都只不過想天寒地凍食得飽暖一點都咁難?!那一刻你不再感到寒凍,因為你已經怒火中燒,這是人與人之間最易有衝突的時刻,你的親人,朋友,情人,而最多遭殃的,是無辜陌生的途人!

整個城市都燥動不安,好不容易才找到冷靜下來的地方,然後一個噴嗤後,你發現情緒冷卻後,你忘了穿衣,兩條鼻涕吊在唇上,你的更大煩惱開始了!當藥房的成藥都食到冇效,你只可以去排隊見醫生,但這些日子要見到醫,其實同要見周杰倫差不多難,分別是周杰倫最絕望還有黃牛票甚至最多唔睇,但醫生你唔睇唔得,亦都唔排隊唔得,而永遠唔知排幾耐,大約時間是你未病開始去排,排到你都差不多病! 不只燥動、病菌瀰漫著整個城市,還有市容之難看,簡直慘不忍睹!

都不說你上班時逼港鐵,被千年出土的厚外褸的衣櫃臭丸味包圍,我少搭車比較喜歡步行,但作為南方都市,如果不是經常出埠,有機會不時穿著厚衫,一般而言所謂的厚衫,都不會超過一件,亦大部份都不會是今年新買,正常情況下,大多是幾年前「羽絨城」清貨大減價時買,雖說羽絨來來去去都是差不多的款式,但整個城市因為降溫而變得好過時,我唔係話全個城市著Supreme或 Moncler就叫時尚,但有時見到又霉又舊的North face、Columbia,我明白是夠保暖就可以,但又實確頂唔順香港一寒凍個城容就變得好霉舊,我承認自己是麻煩人嫌三嫌四,但你問良心,香港寒冷係咪好踢腳?

在外辛苦,回到家暖風機像尿袋一樣跟住行,而我最唔想香港凍,是因為仍然有無數人,連最舊的north face也沒有,不要奢望暖風機,可以有瓦遮頭,都已經是難能可貴,咁既然都無法期求這座城市還會帶給人民溫暖,唯有求個天,不要令香港太寒冷!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