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學院022】「默想死亡」的練習,帶來對自己生命的反思

Park Chan
  • 6 Dec 2022
by 吳家強

我們處身於一個無法與外間分割的時代,拜科技所賜,外來的東西對人類心靈的入侵無孔不入,然而,我們對於判別何謂重要、相關,以至無關的能力卻日益遲鈍,分不清聲音與噪音的差異,資訊與雜訊的分別。情況就如玩嬰孩的學前玩具:要填滿方形的洞,就拿方形的玩具放進去;要填滿三角形的,就拿三角形的玩具放進去 —— 而我們的狀態,則是明明在處理方形的洞,卻把圓形三角形菱形梯形拿得滿手皆是,然後忘掉了自己最初的任務。

襌修近年為甚為受到歡迎?

襌修近年為甚為受到歡迎?

這便是近年襌修活動受歡迎的原因。我們掉失了專注,希望透過交出手機,或是走入深山,去提醒自己:是時候靜下來了。只因專注和安靜是雙向通道,是現代人逼切渴求的心理質素。

除了運用外在儀式,院長認為,要穩住終日徬徨如鐘擺的心,默想死亡可以是更強大而直接的手段。在日子過得愈紛亂之時,人類愈需要練習默想死亡 —— 透過提醒自己死亡的隨時而至,明白生命中的一切皆可戛然而止,即可迅速平靜心靈。

你需要一趟休息嗎?

你需要一趟休息嗎?

以近日的社交現象作例,或許在閱讀本文的此刻,大家就有股無形的心理壓力,社交媒體上的誰跟誰都去旅行了,正發放與伴侶外遊的燦爛閃光彈。

付得起貴價機票,有隨時走得動的餘裕,是大家渴望展現人前的特質。但此刻的你,真的如此逼切地需要一個旅行嗎?旅行作為一種自我犒賞,真的需要追趕大眾步伐嗎?你是需要一趟休息,還是因為不安而急需表現自我價值?

默想死亡練習

默想死亡練習

請試著默想死亡。這種「我活得比別人差」的焦慮不但隨即瓦解,生命中更清晰的答案亦即躍動眼前。

默想死亡並非甚麼旁門左道,事實上其源已久,天主教便是常以死亡作自我警醒的宗教。而教廷似唯恐「想」的力道不夠,更樂把骷髏融入各種物事之中,實行讓教徒看得見,觸得到。

《冥想中的聖方濟各》(Saint Francis in Meditation)

天主教聖人聖方濟各便經常於畫作中以手捧骷髏頭的形象出現,其中最著名的要數藏於倫敦國家美術館的《冥想中的聖方濟各》(Saint Francis in Meditation)。手捧骷髏頭並非畫家無中生有或嘩眾取寵,實則骷髏頭是當時尋常的冥想工具,用以提醒生命短促無常。因此,當時的隱修士都有手捧骷髏頭冥想的修行習慣,一如今天大家愛用頌鉢。

震懾效果

震懾人心的教堂

除了有冥想用的骷髏頭,教會亦有串上骷髏頭的玫瑰念珠,用意相同。當然,最能達致警醒甚至震懾效果的,不能不提歐洲的幾座「人骨大教堂」。譬如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位於捷克的塞德萊茨藏骨堂,便內藏數萬具死於黑死病以及胡斯戰爭的骸骨,它們以雪白森寒的姿態提醒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死亡無處不在亦無所不能,請珍惜在世時光。

死亡

沒錯,只要善用對死亡的恐懼,迷霧中的人反而能更容易簡化糾結,化無力的恐懼為有力的積極執行。就如馬拉松比賽,每個人都有其跑的原因,假若是為了身型或光環而跑,一段日子下來發現得不到心中慾求,便難堅持下去。但若倒過來想,明白能抬高雙腿都是一種可被隨時奪去的能力,在能力不知會何時失去的情勢下,自然會珍惜每一次能跑的機會。到某天便會發現,跑步已成為如呼吸般自然的習慣,根本無需刻意施加壓力自我痛鞭。

推動覺醒

推動覺醒

天災人禍不愉快的事已經天天多,人類還需要被時刻提醒死亡嗎?院長認為是有需要的,只因大環境的不幸往往不及自身危機來得大刺激,默想死亡所觸發的,是推動覺醒的正面作用。更何況,人類本就有自欺欺人的傾向,不以死亡詰問,如何擷取內心最誠實的答案?

All photos by Gettyimages

登入 CosMart 投票賺取積分
登入 CosMart 投票賺取積分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