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永遠站在事件的最前線|新聞行業的辛酸和使命

Tony Tai
  • 16 Aug 2019

巴西前總統卡多索曾言:「言論自由是一切權利之母」,沒有言論自由,當然也沒有新聞。在文明社會,大家應該擁有自由地發表言論的自由,享有知情、傳播及討論的權利,而一班負責採訪、報導的人,我們就稱之為記者。最近香港社會發生眾多風波,會否令大家更想了解記者的工作?又或者你同我真是清楚新聞行業?特別是記者背後的辛酸血淚?除了看另一篇文章,介紹四套新聞記者主題電影之外,可以在這裡更了解新聞從業員的血淚和使命。

HK Press 2

記者,是受人敬重的行業,工作是有尊嚴的。由大學讀書的時候,我就已經好尊重新聞從業員,因為在香港做記者很辛苦,要堅持做記者是十分困難,有聽過一個說法是做記者的「大限」為五年!無論做任何一個崗位,跑前線或是做資料搜集、編輯校對等,他們都肯定非常熱愛這個職業。能夠堅持下去,有一個主要原因是在工作崗位中,獲得滿足感以及成功感,我以前見到身邊讀新聞系的同學抱有強大的求知欲,未畢業已渴望投身社會,報導社會真相,令我深感佩服。記者報導有挑戰性、有價值和意義的新聞,從中獲取滿足感。

記者薪水

傳媒行業同很多行業一樣,例如做老師、護理、社工等,工作難名成利就,但在香港做記者薪水更是比起很多職業少,待遇持續偏低,工作又不穩定,記協曾在過去認為這或是行業留不住人才的原因。能留下來工作三年、五年,都需要對這行業感興趣,有使命感。

記者的敬業精神

即使香港記者的收入低、福利又差,但是記者的敬業精神絲毫不減,至少我認識身邊的記者朋友都是十分有熱誠。記者永遠站在事件的最前線,將事件呈現在觀眾眼前,當途人遇上危險時,第一時間當然跑走,但記者剛好是相反,往危險裡走。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記者跑新聞

前線記者只要有突發狀況,就要隨時衝進現場,工作上極大壓力,經常跑新聞,忙著報稿採訪,有時做到體力嚴重透支。一旦發生大事件,例如天災人禍,就算是半夜三更,都會立刻被召回公司處理,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趕稿,就算對新聞事件幾有熱情,有時體力無法負荷就惟有死頂,頂硬上!工作時間長的辛苦不為人知,與薪資不成正比。

戰地記者

還有一種:戰地記者。他們在戰地採訪、報導新聞,親身走上戰爭前線,有一部分成為暴力襲擊、綁架的目標,進行戰爭報導時遇到的危險非常大,甚至不少戰地記者於報導戰爭期間死亡。戰地記者只有鏡頭和手上的筆,沒有武器,努力報導殘酷戰事,但無法保護自己,曾聽過有一句說話去形容戰地記者的工作:「愈接近前線,愈危險,愈能捕捉到最接近現實的畫面。」他們穿梭在槍林彈雨之間,為了取得新聞而冒著生命危險,向世界人民披露戰爭的禍害、紛爭的真相。

第四權

記者的工作,是在努力追求「第四權」,其任務是把社會不對的事情揭發出來。這代表了一種社會力量,是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之外的第四種制衡的力量,泛指監察政府和企業的新聞傳媒,有責任報導社會的不平等之事,或當權者不為人知的陰暗面。

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

在《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裡,指新聞從業員應以求真、公平、客觀、不偏不倚和全面的態度處理新聞材料。不過是否全部新聞能做到不偏不倚?坦白說,現實生活中,的確有難度,因為報導的手法和內容,難免建基於記者的主觀認知之上。記者不需要考取甚麼的專業資格,但要讓市民獲知公正、客觀、全面的新聞訊息,就絕對需要記者自身的行業專業知識和訓練,更重要一點,是傳媒道德與良知。

HK Press 8

有一些記者,或者應該講,某些媒體在進行採訪時缺乏專業,傳媒高層自我約束,局限報導的內容,在「精心」剪輯過後,將局部的片段給觀眾看,令大眾產生錯誤的理解,這當然是不理想、不正確!不過大眾作為接收者亦有責任,無奈是有些人只接受單一的意見,接受自己願意接受的訊息,而不是從多個渠道裡,聽從不同持份者的意見。

大眾傳播模式

時代正不斷改變,過去的大眾傳播模式正在消失,如今慢慢被新的傳播生態取代,我可以說,整個傳媒行業,正處在明顯的轉變中。在「人人也是記者」的新媒體年代,大家只要拎起電話,都可以用第一身,主觀的角度發佈眼前的現實,所以我希望一些新聞報導的立場不要嚴重偏頗,誤導別人,因為在網絡上的社交媒體不難看見完整的事發經過,事實很容易就被路人清楚記載下來。

言論自由

我會說,新聞行業作為一種專業,不在於技術或知識範疇,而最核心的地方是新聞道德。在此,感謝一眾香港記者,一直努力維護我城新聞自由,乃至世界各地努力維繫言論自由的人,加油!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