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錯誤中浴火蛻變真男人.鄭中基

Jack Forest
  • 20 Jun 2017

沒有學習,就不會有進步。願意直視自己的錯並立心改正,不以偽善包裝最普通不過的肉身,在利慾薰心的世道反而走一條赤裸的「惡」途,展現最簡單不過的豪邁,那一種神清氣爽哪是我們日見夜見的偽君子模仿得來的?我們愛他,因為他真,因為他貼近我們每一個人的心,做的想的如同你我幻想希望達成的一樣,所謂的真男人。

長大了的無賴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年輕的狂留下一堆劃滿交叉的成績單,為甚麼大家不但三番四次的給予原諒,至今喜歡他的人甚至有增無減?這是我給Ronald的第一個問題。他聽後真的就乖乖地在想,說連自己也解釋不來。然而我只是裝作發問,答案卻瞭然於胸,因為一個字。

我沒說破,他則想了一輪然後試著說也許那些過去也不算有幾壞吧﹗我皺起眉頭笑了,心想FBI都出動了還不算壞?不過妙就妙在面對這些荒誕的過去,Ronald從來沒有一次迴避,甚至多次在不同的場合下拿來開自己玩笑。

當大部分人犯了過錯,第一時間考慮的都是要如何掩飾逃避,抵賴又或者諸多藉口,尤其是習慣站在鏡頭前的名人們,更往往傾向如此。

而鄭中基沒有。犯了錯就認,應該要改的就改,貪玩是肯定的,但光明磊落,甚至連《無賴》都成了他的首本名曲。

「年輕時家裡給我的自由度很大,生活無憂要乜有乜,做甚麼都好像很容易。後來試著唱歌,一出道就得到了認同與支持,卻沒想過所謂的成功可以如此脆弱。然後飛機上的事一下子把我所擁有的都瞬間奪去了,那事情的確讓我成長了很多,或者還未算得上一夜長大,但醒了醒是肯定的。成長於我來說更主要是循序漸進的,當然直到女兒的出生,那是第二次讓我意識到自己的責任的突然加重,人又再次改變了不少。」鄭中基懷著和暖的笑意跟我說。

跟他親身面談,我給他的評價非常的高。親眼看到他已經完成了幾套服裝的拍攝,還得拍攝網上短片。幾個鏡頭間導演要他做這做那連在旁看著的我都嫌有點不好意思,他不單沒有一句怨言始終笑著完成。甚至在那之後還得一個人對著鏡頭自問自答了一堆問題,才能換回衣服好好跟我坐下來。整個過程,他面上一丁點的陰影都沒有,不用別人逗他高興,反而間中還會搞搞笑讓大家放鬆著。

以他的名氣和地位,根本無需要這麼隨和那麼遷就別人,我跟他說沒期望他會像今天圓熟,他立即像個小朋友受到讚賞般露出開心的笑容,彷彿這個蓄著小鬍子的男人內心仍然是那個畫著彩虹的孩子。

准我代你笑

大家對他的印象,由音樂圈全情投入到電影演出後,因為多部喜劇作品深入民心,加上平日幽默言行,被定型為搞笑藝人,每次活動每個訪問,無論在甚麼場合都被期待要交出許多相應的表現,會不會令他感到為難。「記得當初開始唱歌的時候,當人們在街上看到我便會說『噢﹗那人是唱咩咩咩歌的。』然後到我主持《美女廚房》時,人們遇到我時會很開心的說那節目好好睇好好笑,當時我心想,原來我能夠給這麼多人帶來快樂。如果我真的可以氹到這麼多人開心,怎會是件壞事?如果真的要把我定型,這種定型也幾好呀﹗」

能夠說出這麼寬厚的話,說明鄭中基比很多人心目中來得更成熟。尤其是這行頭工作者形象習慣被過度包裝,Ronald的特立獨行更顯得魅力非凡。然而他的特立獨行又何止呈現在工作與個性上?我們天南地北地漫談,他提及動物的權益,提及父母的身教,提及官員的瀆職,他對世界和社會的關心一點不比作為傳媒的我來得少,而非單單一句「工作忙」便懶理世間事。你也許不止一次看過他在社交媒體上嬉笑怒罵,單是這種不把權貴放眼內的態度已經珍罕可貴。

「只是有時看到有些事讓人怒火中燒,心裡有話不吐不快。」他反而對自己的話語不太有感覺。你我都知道,在這個瘋狂得連真心話也不能說的世代,單是這一種桀驁不馴,可能已經會讓你的工作發展得到致命打擊。

比起幾句網絡批評,他想做的其實更多。源於對社會的關心,鄭中基已經在六月開展了新電影的製作。由他自己構想故事的這部電影暫名《疚贖》,講一個父母因為疏忽而失去了孩子的故事。不同以往的喜劇,這部由主題到演繹都是充滿灰暗色調的電影將一改他過往的風格。「可能因為自己當了父親,有時看到身邊有其他人有了孩子,卻不願花精神時間去陪他們,整天都只顧著玩手提電話。電影的橋段當然會誇張點,但想講的主題很簡單,就是讓父母們把注意力放回孩子身上。」

人若然忘記了自己的任務

我充滿興味地聽著Ronald細說,一邊思索這位曾經的浪子,如何成長到今天一位如此有內涵的父親。曾經我說過,真正的好男人不可能從一開始就好到最後,回頭的浪子因為早已經歷了許多,累積而來的體驗讓他變得更加完美。鄭中基大概就是一個好例子,我甚至因為他一次被八卦雜誌亂寫並挺身而出怒罵對方而感動,他說欺負自己可以,欺負他家人就絕不容許,那種強大可不能靠演技呀﹗

如果要很簡單地用片言隻語來描述鄭中基,用「好人」兩個字吧,簡單直接。就當作為討他高興,我特意問他擁有這麼多支持者,有沒有打算怎樣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去為這社會做一些甚麼事?這時候他反而突然變成了個傻傻的孩子般一味在笑,試著努力地想。然後我沒有等他回答,立即便告訴他,那部他正要拍攝的電影,就是最好的方法。就似我們上一期的封面人物孔劉籌拍《無聲吶喊》,就似我很欣賞的印度劉華Aamir Khan多部為弱勢族群發聲的電影作品,作為一個演員,有甚麼比起這更直接更入腦的?

當作為了自己,也當作為了孩子,把過去做得不好的當成學習,讓自己的經驗成為教材,給孩子也給大眾說一些具份量的話。他說話可以粗口爛舌,造型可以污糟邋遢,多少是劇情需要?又多少是他的真實一面?起碼沒有裝模作樣的偽善,而是單純地把人性中最普通的「惡」暴露人前。我不能肯定他在你心目中有一個怎樣的形象,但站在我面前,今天的鄭中基已經有足夠資被稱為一個男人,甚至於,要我用「君子」來形容也沒甚麼不可以。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