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 談習武的初心及拳腿的勁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1 Dec 2019

如果你問我,跟甄子丹訪談最深刻的一刻,那必定是拍攝完畢後,他穿回便服,跟我們揮手說著再見,然後就在出門口的一刻回頭看進我眼內,微笑叮囑說:「大家回家路上小心!」那一刻窩心的畫面,突然跟電影畫面接軌。

photo by OLIVIA TSANG    styling by ANGUS LUI

hairstyling by JACKY LEUNG@IL COLPO PP    makeup by LITTLEWHITE   

Wardrobe by Tod's   Watch by Chopard

甄子丹

習武的初心

出現電影的畫面是武術大師葉問,只是也說不清楚畫面中的是哪一集的葉問,來到第四集《葉問》電影,原來過程已經經歷了十年,作為觀眾我們可能看不出葉問的分別,但眼前的甄子丹演得得心應手之餘,更直接的表示:「對角色已經很純熟,劇本是開鏡前兩日導演才給我的,連他也覺得我不用看劇本,而我只是按著自己的心路歷程及體會去演。」

問他電影今次談到習武初心,他又怎樣看呢?他微笑的說:「葉問的初心就是武術的文化,展現獨特的中國文化,這裡面包含了武術的搏擊及招式,也同時代表一種歷史,經歷了時間的考驗及洗禮,這些文化慢慢就會沈澱成哲學。」 他頓一頓,補充說:「演葉問的角色,其實也同時隨著我的年齡遞增在跟我一起成長,一起變老,這就是我剛才說的體會。」

甄子丹

隨年月改變的勁度

這時我也直接的問他他的習武初心又是怎樣,沒想到,甄子丹就坦言的說:「我的武術初心很簡單,就是學習搏擊的技巧。」既然剛剛他說到了跟葉問這個角色一起成長,我也就輕輕的說起,曾經遇過一位舞蹈家,他說他說不同年齡的身體狀況讓他有不同的突破與限制,但所謂的限制卻其實為他帶來了新的方式,然後將舞蹈拉到武術上去。

他點一點頭,「如果單純講體能,那當然就是年紀後生比較好。武術也好,舞蹈也好,也不獨是肢體展現的藝術,而是任何一種表達自己的藝術,涉及年齡,包含了很強的爆炸性的表現方法,其中還包括了心態,以及經歷,因此武術也是,隨著年紀不同表現的方式也不同,勁度也不同,也許越更老練,但韻味一定不同,這些都來自內心。」

甄子丹

「我接觸很多不同的武術門派,很多門派到了我這個年紀也會讓我感受很不同。其中未必可以三言兩語在這裡解釋到,因為當中包含了很多技巧,還有身體上的感受。我從來不覺得武術是如此深奧的、不可理解的,我一直都用比較科學的方式去理解武術,那種理解包括身體上、感情上的。年輕時練武比較純碎,就是只要好打。點解要好打?因為想把對方打低,好勝!而且夠有型!年紀大了那種好勝要威就沒有那麼強了,同一個招式,一拳一腳沒有變化,但目的不同了。目的,隨著年齡而改變。」

創作的滿足說著說著年紀,我們談到了年紀如何影響嗜好與工作。「從小到

創作的滿足

說著說著年紀,我們談到了年紀如何影響嗜好與工作。「從小到大都沒有特別嗜好,都只是彈彈琴,練琴及練武,現在反而更少時間放在嗜好上。想可以多一點時間去練琴,但實際上時間太少。很懷念十多歲的時候可以毫無顧慮的,將時間都放在練琴上;現在要考慮的事情很多,要顧及家庭、公司,又要拍戲,很多精神都花在責任上,而不能放在自己的興趣上去。」

「關於執導電影,很多影迷及兼職都問我這個問題,執導一整部電影確實需要很多時間,拍攝電影大概需四個月時間,加上前期及後期個半年,這些都要花很多的時間,而我確實沒有這些時間。對於電影的熱愛,是從來沒有減退過的。所以這些年來一直有直接或間接的去參與,這些戲都有著很重的我的影子,那些我掛名做監製的戲,我掌控很多,其實都已經是我的出品了。除非我不參與,不然老闆都給我很大的自由度,作品都會有我很強的風格。」

說到電影,他的雙眼發亮,也確實的感受到他對電影的熱愛。他也諱言的說:「不創作過程中的任何一部分我都很喜歡,同導演度橋,比如之前同陳木勝合作的電影,由橋段、到流程、到拍攝,每一天的拍攝執行,現場的修正及改動,每一個環節我都很享受,解決到問題的滿足感很大,到看playback,到看到整個作品,所有事情都很值得,那種享受是所有做創作的人都明白的。由零到有作品,那種滿足,不是任何商業行為可以做到的;不然去做生意錢就好了,為什麼還有創作?創作,就是因為有滿足感。」

回頭看看當然心知,面前的這一位就算沒有親口說出老闆都給他最大的

回頭看看

當然心知,面前的這一位就算沒有親口說出老闆都給他最大的自由度,我們都知道他根本就站在了成功的典範位置。然而,既然感受到他的熱誠,確實感覺到他說的來自創作的滿足感,也大膽的問在創作的路上可以單純用滿足感去定義成功這麼老掉大牙的問題。然而,他依舊是雀躍的回答:「關於成功,以前跟現在的看法很不同。以前會覺得在行業裡得到大家的認同及尊重,甚至賺到錢也就是成功;現在反而覺得,是做了自己認為是好的,然後在工作上得到快樂才算是成功。快樂很重要!所以,過程很需要享受,工作得快樂,這些就是幸福。不然,挨完也不知道為什麼。」

既然都來到了訪談的尾聲,成功當然是他的掌握,但面對這他還有一個較

既然都來到了訪談的尾聲,成功當然是他的掌握,但面對這他還有一個較為老生常談的話題他可以給予非常有份量的忠告,給那些面對事業上的困境或樽頸位的男人。「我的事業之中,很多事件,如票房收得唔收得,每一日遇到的創作上的問題,這些都是一些樽頸位,好像很多事情解決不了,但過了一兩日回頭一看,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很多時就是自己轉了牛角尖。我的分享就是,人生的路不是這麼單一的,前面的大路走不了,也許旁邊有條小路可以行。要繼續尋找新的突破,不管是留在自己的行業還是轉行,總之就試新的。人生的過程很長,曙光及機會總會出現的,不要太過纏在問題之上轉牛角,每個人都會經歷這個,那只是一個過渡。當然,運氣一定要有,但每個人都會有有運氣的時候,都在於運氣出現的時候你如何去把握,把握到就多得到一點,就算把握不了始終都會有東西給你的。人生就是很奇怪的,做個好人,繼續努力,總有機會。不努力是不行的,難道你一張開眼就有噢東西跌下來?That's impossible。」然後,腦海又再出現很多不同的電影畫面;而以後,我會好好的記住他在門前對我最真實的叮嚀,這些都重疊的成為重要的畫面。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