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專訪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2 Aug 2017

香港人一定不會對九把刀陌生,「那些年」橫掃全亞洲,正宗的寫而優則導。他的新戲《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正在上映,放過他不談兒女私情,只談「寫嘢」和「拍嘢」。


Q
:你算是第一批網絡作家嗎?
A:我是在1999年即大學四年級開始在網上發表作品。其實我是第二批,我之前還有像蔡志恆那些前輩,只是時間往後一看大家會把我歸為第一批。


Q
:如何在那年代堅持在網上寫作?
A:發表文章的動力就是大家的反應,那是網絡文學的黃金時代,剛開始有網絡世界,你一出文章很快有很多人給你回應。


Q
:網絡上的小

作品有甚麼特色?
A:創作內容會根據想要發表的平台而有很大不同,像我們以前在BBS創作,就是不停 「按空白鍵」去決定讀者看的東西,由排版到字句的大小長度都有改變,試過寫一篇文章不能超過72個字,就跟手機短訊的容量限制一樣。現在的平台對一些老派的創作者恐怕是不利的,因為他們喜歡寫一些很長的東西,但像Facebook上根本很難看到第一集、第二集這種東西。


Q
:現在的你都很年青,但更年青的時候比較,現在寫作會有甚麼不同嗎?
A:年青時的想法都非常狂妄,自己創作彷佛有用不完的點子,腦子裡都是充滿想(用筆)把誰幹掉的想法。

真的,年青創作者寫作靠的只有才華洋溢而已,不然還有甚麼?有很多東西要不停累積、吸收,越年輕越沒有,只有歲月能幫你。只要你認真地創作,你會慢慢感應到同樣在認真創作的人,其實都很厲害。「當一個人愈厲害的候,他就愈不需要去害怕他有一天自己不再那麼厲害。」


Q
:誰是你的偶像,或者是,你最欣賞哪個作家?
A:黃易吧。我最初寫小說時我一個idea就是一本書,但黃易一個idea就可以一、二、三本書寫下去。初時覺得他根本是偷懶,有段時間我媽生病,在醫院陪她時看《尋秦記》,這麼好看,難怪出這麼多本,就真正的佩服他,像書內大量的歷史細節,自己是無辦法寫給讀者看的。到我自己寫多本形式的《獵命師傳奇》時,簡直覺得黃易是偉人。

想要玩樂的心是創作者很重要的一個想法,他是個「現役」的作家,生前堅持每天早上寫一點字,就是為了晚上可以打機。


Q
:你有不寫的
小說嗎

A:我不會寫鬼故事。如果你夠自信,應該相信自己的作品可以產生很多連結。那些廁所的花子、晚上的裂嘴女,可能都是很厲害的作家無聊的時候寫。人的念想會創造出鬼怪,不是寫完它就會出來,而是那個念想會盤居在大家腦海裡,這樣我不行。


Q
:談談為何當初會去碰「電影」這一塊,是寫小
說寫到悶嗎?
A:不可能。寫小說是一個我在舒適圈的事情,寫得好好的我走去拍電影,就不一定跟錢有關,最重要是好玩。最好可以回本,這樣才讓陪你玩的人安心。

《那些年》在市場很成功但真的很累,想找個比較偷懶但又跟電影有關的位置,就去了做編劇然後順便當監製。你不當導演,別人會導出很多你想像不到的東西,但很多時會有「你為甚麼這樣拍」的按耐不住。


Q
:全亞洲都在講IP
值這件事,你如何看?
A:IP的價值不只是創作者本身,而是很多人共同創造的,可能電視劇比小說還好看,那就是後要改編者的力量,所以IP熱潮是好的事情。我們以往都詬病華人不重視創作版權,他買不到你的東西就直接抄,然後不承認,再改幾遍甚至拍成電影。這我都遇過,有去跟他們理論,但反正他們改得夠爛就算了。

像這一次《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就有點沒照住IP值去走,是件很新鮮的事情。因為之前的討論都是有沒有忠於原著,我都覺得夠無聊的。


Q
:現在大家好像都只記得你導演的身份。
A:只能二揀一都是寫小說,因為拍電影要這個世界成全你。它有世故的一面,寫小說可以太獨斷獨行了。未來小說創作會繼續我的「上課不要」系列,這個月再不寫完我就完蛋了。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