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跳」出政治丨專訪《勁舞 Dancing 癲》導演姜炯徹

Polo Ng
  • 4 Jan 2019

一開始以為這套電影《勁舞
 Dancing癲》只是一套很單純的跳舞電影,以為可以開開心心地離開戲院,但睇完之後非法常沉重,到底如何由跳舞談到兩韓關係?這次就有機會專訪專訪《勁舞
 Dancing癲》導演姜炯徹。


E:Esquire


姜:姜炯徹

如何「跳」出政治丨專訪《勁舞 Dancing 癲》導演姜炯徹

E:你在哪裡獲得這套電影的靈感?

姜:其實自己一直對政治理念同意識形態很有興趣,現時兩韓又處於一個特別的關係,而自己又對於跳舞電影有一點興趣。剛好那時候,就看了一套韓國音樂劇「盧景修」,覺得這個素材很適合拍成電影。

E:為甚麼會選擇韓戰時期作為背景?

姜:因為說到韓國的矛盾和分歧,最鮮明一定明南北韓分裂和內戰時期,因為大家分別受共產同資本主所影響,而音樂劇的背景也同樣用上韓戰,所以也沿著這個背景。

E:從這套電影當中,希望帶出甚麼信息?

姜:當時有很多人都沒有看過外國人,但戰俘營內又有不同政見,也有不同膚色,亦有不同種族,但就是因為跳舞,去破除對大家的仇恨和偏見,這是非常難得。

如何「跳」出政治丨專訪《勁舞 Dancing 癲》導演姜炯徹

E:畢竟這是一個以韓戰為背景,電影是否有隱含這今的兩韓關係?

姜:雖然是說67年前的韓戰時期,戰爭看似很遙遠,但其實對兩個民族都有很大的創傷,而且是有機會再次發生,因為技術上來說,兩韓仍然處於分裂狀態,雖然看似有緩和跡象,但隔離理想環境仍有一段漫長的路。

E:你如何看兩韓這時的情況?你認為甚麼才是最理想?

姜:如果以個人意願來說,我會希望兩韓可以統一,但這條路很漫長,可能未來某時某刻能夠做到。因為回看韓國當代史,在日本殖民統治朝鮮完結後,好像朝鮮都沒有一個自主的階段,因為隨即就被美國的資本主義和蘇聯的共產主義分裂。

E:韓國有很多電影,例如《逆權司機》、《逆權公民》等等,都有強烈的政治或社會色彩,為甚麼會有這個情況?

姜:其實已經不是近年的事,因為韓國是一個民主主義的國家,大家都有責任去了解同監察政府,所以國民參與度很高,所以造就了這些電影。

如何「跳」出政治丨專訪《勁舞 Dancing 癲》導演姜炯徹

E:劇中的四位演員花了多長時間去學習踢躂舞?

姜:Jared Grimes已經是一個專業舞者,而四位韓國演員在劇前都訓練了五個月,到現在他們都仍然對踢踺舞很有興趣。

E:百老匯式電影少不了歌曲,歌曲來自不同年代,是如何挑選這些歌曲?

姜:其實雖然這套電影背景是50年代,但歌曲是在百老匯式電影中很重要,所以我不想被時代所局限,最主要是能表達當時演員情感和推進劇情。

如何「跳」出政治丨專訪《勁舞 Dancing 癲》導演姜炯徹

E:《勁舞
dancing癲》與你過往執導的電影都有很大分別,為甚麼想嘗試拍攝百老匯式電影?

姜:我覺得導演要嘗試不同類型的電影,而跳舞電影特別之處是用肢體動作和表情去作為對白,所以很想去挑戰。

E:這是不是一個韓國電影的新趨勢?

姜:在韓國很少出現這個類型的電影,都算是一個新嘗試。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