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做好一件事︱胡兵

Esquire HK - Desmond Chan
  • 28 Feb 2019

胡兵說這次出席由澳門新濠天地舉辦的《Ferrari:Under the Skin》,不單讓他更深入了解法拉利的故事,最重要是令他明白到,一生人只要用力做好一件事,這便足夠和幸福了,就像法拉利的創辦人Enzo Ferrari一樣,專心就會做出最美的事。

一生只做好一件事︱胡兵

EsquireHK:這次由澳門新濠天地舉辦的《Ferrari:Under the Skin》展覽, 特別邀請了你成為開幕嘉賓,是因為你熱愛汽車嗎?
> 我很喜歡汽車!這樣說吧,我是一個機械迷,經常都在想究竟一台引擎是怎樣運作呢?齒輪怎麼會一直轉個不停呢?我很喜歡研究一台機器的心臟。我坐飛機的時候,從來都不睡覺,一直在聽引擎的聲音,當它轉變運作時,我都能聽得出當中的分別。

小時候,我家裡有很多機械,全都給我拆掉了。因為我很好奇為甚麼它們自己會動?但最後我組裝不回,原來它們每一個部件,都有自己的角色,一層層地連繫上去。就像我們人生一樣,是靠經驗逐點堆砌出來,不能急不能亂,按步就班,這才可以成就人生。

EsquireHK:參觀完《Ferrari:Under the Skin》展覽,你有甚麼感受?我見你過程中相當興奮。
> 在參加這次《Ferrari:Under the Skin》的展覽前,我不是太了解法拉利的汽車,而這個展覽給予我很多特別的資訊,這是意想不到的。幸好我帶著一顆好奇的心來出席這次展覽,不然我不會汲取到這麼多資訊。而最難忘的是,這次展覽中,有一台1971年誕生的法拉利365 GTB/4 Daytona,它在1967年的美國地通拿24小時耐力賽中包辦了冠亞季軍。

那台車是跟我同年出生的,所以我在想,我跟它一樣都已經可以成為古董,放在箱子中讓大家欣賞了。

一生只做好一件事︱胡兵


EsquireHK:你在法拉利這個品牌身上,學到了甚麼?

> 做甚麼事情都要專注,這是法拉利的創辦人Enzo Ferrari教會我的。這個世界一定是天外有天,你不可能永遠都是最強。 這刻是第一,下一秒都有可能會被超越。不過緊記著,我們都要遵循著自己的道路,不要偏離,不要放棄。我也是這麼想,不要做其他事情,專心當好藝人這個角色,紅不紅不是重點,甚麼情況我都會堅持下去。我相信到60歲那天,回想自己花了一生做好一件事,一定很幸福。



EsquireHK:投身了演藝行業這麼多年,難道你沒有一刻想過放棄嗎?

> 放棄的心態一定有出現過,但每當有這種想法出現時,我都會想,如果我是一個畫家,難道我一直在畫一頭老虎,差不多完成,就只差一條尾巴,卻因為沒有人欣賞,便放棄了嗎?當有人問你,在做畫家時畫過甚麼?我要回答畫了一頭沒尾巴的老虎嗎?成功是要慢慢累積,不斷從失敗中修復。

一生只做好一件事︱胡兵


EsquireHK:那麼你一定有迷失的時候吧?都出現在失敗的時候嗎?

> 人在困難時,頭腦永遠都是最清醒的,因為求生意志令我們知道要做甚麼才是正確;但當人得到掌聲、鮮花、褒獎後,就只會沉著在這些美好的東西,然後迷失自己。「找回自己」是永遠都要做的事,放下面子、放下驕傲,問自己做得對嗎?

其實每個男人都需要一面鏡子。小時候父母、老師是你的鏡子,告訴你甚麼不好,但當你成功後,當上了最大的人,又有誰敢告訴你有甚麼不好?只有自己才能聽到自己的聲音,自己就是那面鏡子。所以每次工作完都會放幾天假,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讓自己靜一靜,透過思考和與陌生人聊天,找回自己最真實的一面。


EsquireHK:你會跟陌生人聊天?真的嗎?

> 當然!有一次坐飛機,我旁邊坐的是一位機械工程師,可想而知我們之間有很多話題。記得是一程大概11小時的飛機,我們聊了九個多小時!我就是這麼喜歡跟陌生人聊天。

EsquireHK:既然你這麼喜歡到處旅遊,應該到過很多不同的酒店吧?對 於澳門新濠天地剛成立的摩珀斯酒店,你有甚麼評價?
> 摩珀斯酒店是一家很具設計感,一反澳門傳統酒店風格的建築,以時尚、藝術及設計演繹出奢華的定義。摩珀斯酒店完全是我喜歡的酒店類型,因為我喜歡有點抽象的設計,過份實在的,反而不太喜歡。摩珀斯酒店正是以很多線條勾勒出一種現代化的結構,讓我有很多想像空間。對的,我喜歡想像。我住在摩珀斯酒店房間裡,嘗試靜靜地坐著,感受這房間。莫名其妙地,有一種「活著」的感動,因為它讓我們有想像空間,想像令我們感到生命力。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