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浩文專欄】KOL似乎人人皆可做,但到底有誰能成為真正的KOL?

Esquire HK - Kirk Yip
  • 23 Jan 2019

KOL近三四年似乎在大家的生活及娛樂之上,佔了很重的地位,去旅行搵飯食,你會睇
KOL 推介,女生化妝又會睇KOL介紹,甚至打機都有KOL幫你打,或你睇佢打,好似仲開心過自己打。但KOL發展到今時今日,好像身邊人人也成KOL,instagram只有一千followers也敢自稱KOL,而KOL的資訊很多時都只與商家有關...當泛濫到一個地步,反彈就開始了!而大家真正想問的,甚麼才是真正的KOL?誰才可以在這生態中真正當起key opinion leader來?

KOL

上月到台灣演講,找來暑假在公司做過實習生,之後去了台灣做交流生的阿軒,做兩日臨時助理。忙完正經事之後,到一家地道燒烤店,叫幾瓶台啤,食返餐好的,又順道傾一下近況。同90後傾計,是我最感興趣,同時是讓我同新一代接軌的一件事。

話說去年初,受到一個好友啓發,我也開始經營起自己的IG和Facebook專頁。在一次剪髮時,無意中同認識了超過10年的髮型師好友,傾到社交媒體這話題,原來他不單只有IG,Facebook,還有微博、抖音、同小紅書,而原來他除了識剪髮外,亦開始識得剪片。

KOL

你想要to see and to be seen,上一代主力靠文字,但現在,一張圖一段片放上網,觸及率一定更高,經營社交媒體現在是大勢所趨。而其中的影響因子,正是像阿軒這一群90後年輕人,他們帶動了社交媒體的運用,自然要問問他到底又什麼看法。

KOL

我突如其來一句:「阿軒,點睇在社交媒體上有幾十萬幾百萬followers的當紅KOL?你會想成為他們嗎?」阿軒大學讀中文系,平時很有自己想法。「這些人在你們眼中是怎樣?有社會地位嗎?」他的答案頗出人意表。

KOL

他說:「我哋呢個年紀,完全冇想過求社會地位。就快畢業,諗到的是怎樣獲得一份好的工,維持生活,至少幫補到屋企,就已經好滿足,又點會諗到社會地位呢個問題?社交上尊重已經足夠,以前古代嘅社會階級同尊重,完全依賴生於咩家庭,自己冇辦法改變,但現代起碼依靠金錢,就能夠有流動。」

KOL


我想起,依賴媒體而得來的尊重,算不算是一種虛假、不真實的欺騙呢?

他思考一陣,又說:「人其實對於虛假好反感,先不論KOL營造出黎嘅形象係咪真實,但當佢依靠呢個形象獲得好處嘅時候,自然就要維護自己嘅形象,就算佢本身唔係咁,最終都會變成自己營造嘅形象。」

KOL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社交媒體是一條小船,群眾是潮水,當你依靠他們達到目的,就要有承受他們的心理準備。但當身邊人人都乘船出海的時候,你都不得不迎浪而上,成為成為一位真假難分的KOL。

KOL

可能有些人開始對KOL這個名詞的氾濫反感,而這個標籤似乎越來越廉價,但被貼得上這個標籤,似乎也不是一件易事。是你在引導民眾,抑或是民眾在引導你?凡事一體兩面,難以說得清楚。

KOL

當大家都沈迷在螢幕世界,觀看別人的生活,觀察者與被觀察者互相都失去了原有的生活,不管是被精心設計出來的謊言,還是暗藏在自己心底裡的嚮往與慾望,最後只能活在一個鏡子裡的世界,在無數的鏡頭下,誰都是監視者,誰被監視著,永遠沒有人活出真正的自己,卻又無法抵禦這個潮流影響我們的世界。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