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凱光專欄】看夜更

Esquire HK - 鄒凱光
  • 26 Oct 2017

日常中有很多事情,因為不同人接手,你就會迎接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生活,例如樓下的看更,一換人,你每日的生活都會唔同晒,睇睇灘叔的經歷!

同一件事,不同性格就有截然不同的處理。

我的工作室搬進某工廈已經有好幾年,而由於我的工作關係,我經常凌晨四五點才離開,又或者一兩點才回來。

一般而言,工廈到晚上就要關上門口大閘,出入要靠看更開門才可以。而當時的那位看更甲由於被我改變了晚間的節奏,無法一覺瞓到天光,所以對我深夜出入好不滿意。

而其實我亦覺得不好意思,正打算下次深夜回來,買碗「燒鵝左脾瀨粉」俾佢做宵夜,當孝敬又好,當賠罪又好,點知佢先下手為強:「呢度十一點唔俾再出入㗎,我已經犯咗好多次規,你唔好再要我難做!」

當然係人都知世上無可能有條例工廈十一點唔俾再出入,但見佢幾十歲老人家,我都唔踢爆俾位佢走:「大閘旁邊有度細門,你唔好鎖果度,我出入咪唔駛你開門囉!」

佢竟然西聲西語氣一句得埋嚟 :「細門壞咗開唔到!」

我連「門壞咗咪整番好去囉!」都廢事講,就狠狠地回應佢: 「咁你開番大閘俾我,幾點都要開!因為無夜晚唔俾出入呢條例,你唔開俾我,我就投訴你!」

由那天起我每次回工作室,寧願瞓到凌晨時份先走,就係要四五點叫醒看更甲開大閘,最毒果次是凌晨一點回來,然後三點離開,四點半再回來,六點再離開,夠過份吧!

其實當時已經覺得需要收手,但就是爭啖氣,佢肯認衰我就算,因為晚晚捱夜其實好攰!但佢最終都冇向我認錯,某天我發現佢原來已經無做,我唔知道佢係被炒,還是另有高就,我只知道來替代佢的看更乙,是一個相當友善又有責任的老人家,佢晚上若發現還有商戶未走,就會坐定定喺大閘口等大家離開時開閘,風雨不改!

我每次夜半離開時,見佢坐喺閘外釣魚,一看見我就扮精神開門俾我,實在令我一次又一次自我撿討,我有需要留到咁夜嗎?但其實我每次都叫佢搵個位瞓,到有人要開門至起身,但佢認為係工作需要,就算大廈的人都全走了,上班時間無理由可以去瞓!

咁我再次叫佢整番大閘旁邊道細門,等我可以自行出入,佢笑容可恭,好有禮貌回應我:「好!我會通知其他同事去整翻道細門,不過開門係我工作嚟嘅!」

終於細門都係無整好,看更乙仲係每晚喺大閘等我呢位例必最後離開大廈的人,前年天氣特別冷,有個十度左右的晚上,我離開時見佢渾身顫抖,口震得無法發音:「鄒歐修兜……生,早早早……抖……」。

那次之後我寧願晨早八點回來開工,但一定要在十一點前收工離開,就這樣維持了近一年,直至某天看更乙又唔知為乜原因無做,而我得知佢無做的那一天,我無緣無故留到天光至離開,原來這一年我不知不覺屯積了的無數壓抑,終於可以釋放出來了,我終於可以無牽無掛鍾意幾點走就幾點走,而同時我亦期待著新一個來臨的看更,又會點處理開閘出入問題呢!

不久後的一個下午,一位上年紀的男子獨力在維修大閘的細門,此男子就係新來的看更丙,佢整番好道細門之後,無論幾多點,都係自己出入,看更丙個樣係點我其實都唔多知,因為佢生活比較有規律,好早就休息,我無論晚上什麼時間都見唔到佢,直至最近佢突然主動喺我面前出現,我終於第一次見清楚佢個樣,佢好假咁笑住同我講:「鄒生!你夜晚走時,道細門有時閂唔實!」

我欣賞丙做事的果斷狠辣,但係唔好意思,以後我走嘅時侯一定唔會閂實道門!

如果就把人分為三種,看更甲、乙、丙,你覺得自己會是那一種人?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