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凱光專欄】正能量唔係大晒!生命誠可貴,勿胡亂安慰

Esquire HK - 鄒凱光
  • 30 Jun 2017

呢個世界經常叫人保持正能量,開心要正能量,唔開心又要正能量,好似大晒!但最怕見到人隨便使用正能量,別人好慘之時就用自己正能量諗住感染人,喂,灘叔跟你說:「你唔識安慰人就講少句啦!」

好友丈夫在街上被路人的背囊撞到眼睛,以為只是輕輕一撞,想不到撞後眼前一黑,然後左眼視力開始變迷糊,無法再清徹地看到東西。給醫生診斷後,發現原來「視網膜」被撞得毀壞兼脫落!

此乃這對年輕夫妻婚後的第一個考驗,作為太太的好友,不解衣帶地照料他,疲於奔命尋找各大名醫,心力交瘁的她依然堅持著,旁人看到她消瘦憔悴,心神不寧,都心痛不已,但旁人可以做的,就是靜靜的守在她附近,陪她渡過這艱苦黑暗的日子,然而她的其中一位標榜積極樂觀正能量的朋友,決定以積極樂觀正能量去安慰她:

「其實都唔係世界末日!就算你老公隻眼真係盲咗,佢仲有另一隻丫嘛,以後咪可以一眼睇晒囉! 」

好友聽罷終於失守,嚎啕痛哭, 但正能量朋友依然故我:

「係吖嘛!又唔係生cancer,盲之嘛又唔駛死!」

好友崩潰的哭著,正能量朋友還想說下去,在場的一位輩份較高的朋友終忍不住開聲:

「你唔識安慰人就講少句啦!」

正能量朋友還想爭辯,高輩份朋友大聲喝止:

「講小句呀!」

世上確有無數像正能量朋友的人,為求自己感覺良好,把自己所謂對的一套強加於人,而最恐佈的不是世上有這種心腸壞透,愛落井下石的死PK,最可佈的是他們大部份都是無意識,執迷是出於好心,連做了壞事傷了人也不知道!

我曾經出席一個跳樓自殺少女的葬禮,靈堂上少女父母肝腸寸斷,一位親友走過來緊握著二人的手安慰:

「唔好傷心!應該慶幸!囡囡唔係生cancer死,唔駛捱苦,佢揀呢個方法走,都係想快同減少痛苦,你哋應該尊重佢!」

我看到父母們難以置信地呆望著他一會後,驀然把他的手甩開,然後父親厲言趕那位親友離開,我才肯定自己剛剛沒聽錯,那位親友仍不岔,鍥而不捨地勸著父母:

「人都死咗,點喊個女都唔會翻生!梗係諗個令自己舒服嘅方法繼續向前行啦……!」

其實當時我好想大聲喝斥那位親友「講少句啦!」

安慰是一種配合,是對失意當事人的一份支持,雖則世上確實有太多無養份更無質素的安慰行為及說話,令人拒之是理解,但也無必要換一套與眾不同的安慰方法吧!是真心去安慰,定還是借此顯示你獨特之處呢?而當事人得不到你安慰,只看到你在眾目睽睽下自慰!我從不安慰人,因為我不懂,但我一直相信「講少句當幫忙!」的道理,冇能力幫忙,總好過越幫越忙!失意的人總會復原過來,反而不適當的安慰,會讓失意人沉淪下去,永不超生!


「生命誠可貴 勿胡亂安慰」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