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總是拖拖拉拉?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

Tony Tai
  • 3 Feb 2020

在職場上,講究的需要是合作,我們要盡自己最大的可能去與同事磨合。不過當我們與一些同事合作,對方磨磨蹭蹭,不乾脆俐落,令人難免感到不耐煩。甚至他們犯錯的時候,還是死要面子,認錯道歉的時候,也只是避重就輕「擠牙膏」式辯白。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

甚麼叫做「擠牙膏式」的同事?簡單而言,就是如同牙膏一樣擠一點、用一點。每一次叫對方幫手,她總會拖拖拉拉,愛理不理,或者以選擇性的方式,見步行步。新人「擠牙膏」式被動地做事,大家尚可理解,因為怕不小心犯錯。若果是已工作多時的同事,仍然是抱著如此惡劣的工作態度,相信大家就不太能接受。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2

手頭上明明有不少事情要完成,但有些同事總愛避而不做,長此下去就變成了拖延症,事情總是要等到最後一刻,猛火燒及屁股時,才選擇去完成,這無疑是很差的工作表現。要別人催一句、問一句,才做一點,這顯然是完全不夠主動,想法也不夠全面。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3

置身大社會,大家每天都必須與同事共同工作,彼此密切合作才能順利完成任務。做事拖拉,質量往往只會一般,或者最終也完成了工作,但過程一定麻煩很多了,難免會東漏一點,西漏一點,整個團隊填填補補,缺乏工作效率。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4

除了上述的工作模式外,「擠牙膏」式道歉也是同樣惹人討厭。每當人面對攻擊的本能反應,就肯定會開啟防禦模式,自自然然產生抵抗情緒,甚至自我合理化之前的行為。這時候表現出來的感覺,就是死要面子,不願認錯。像這樣「擠牙膏」式不痛不癢的所謂道歉,不代表有在反省,旁人只會覺得對方是沉迷面子,運用「語言偽術」砌詞狡辯,容易給人感覺傲慢和深感不滿。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7

以近日新冠肺炎爆發為例,政府一貫的思考模式、安排總是拖泥帶水,對於學者專家「封關」之說猶豫不決,令香港在未來很大機會陷入疫情爆發危機,增加社區傳播的機會,有進一步擴散的風險。普羅大眾,乃至各大媒體直斥香港政府應對疫情拖拖拉拉,讓人感覺是「踢一踢,郁一郁」。編者認為現今防疫政策尚有不足,令前線醫護人員要承受極大的精神壓力,以及被感染導致危害生命的極大風險,置醫療系統之穩健於不顧,使香港防疫的情況千瘡百孔。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8

在今次應對疫情上,政府輕重不分、倒行逆施,難怪有工會發起醫護人員罷工,隨即獲得不少醫生和護士響應,以及香港大多數市民認同,得到主流民意支持。事實上,香港人一而再,再而三受苦受難,醫護人員罷工確實是逼不得已,絕對不是不負責任。編者略見之意,是與其政府做事慢吞吞,倒不如在抗疫工作上分秒必爭、大刀闊斧,全面落實香港邊境防疫措施,堵塞防疫漏洞。唯有香港人同心協力,方可全城有效抗疫。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9

若然單靠素來行動「嘆慢板」的政府抗疫,必定是遠遠不足夠,因此民間要自救,大家守望相助才可渡過難關。放眼於職場上以小見大,我們為事業不斷努力拼搏,必然會看到各種各樣的人,遇上更多難以忍受的同事。可能會遇到積極上進的同事,期望升職加薪;可能會遇到安份守己的同事,甚至同事工作敷衍了事,也司空見慣。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學會調整自己的心態。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職場壞行為 擠牙膏式做事5

不同的心態,就有不同的做事方式,很多時候,我們改變不了別人的想法,自己也可能融入不了工作環境,然而我們可以改變個人心態,至少大家不要做「擠牙膏」式的員工,嘗試克服這個壞毛病,設法做好自己手頭上的工作,這樣子已經不錯了。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