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誠者自成.余文樂

Esquire HK - Karen Tsang
  • 2 Aug 2017

在那個彷如北歐或東歐復古風房間的佈景前,看著余文樂,想起了《The Grand Budapest Hotel》,想起了關於勇氣及堅持的一場耀眼角力。

戒懼謹獨

攝影棚的貓就睡在沙發上,當我走近時牠冷冷看我一眼;沒多久,同一個位置就坐了余文樂,貓在不遠處看著。想像眼前的余文樂究竟與社交媒體上近日看到的操fit了的身形有沒有差,想像也在窺看。

關於那一身在《悟空傳》中出現的肌肉,粉絲貪婪的看,網絡上所看到的厲害留言是「看得眼睛懷了孕」, eye candy誰不愛看,議論紛紛的,余文樂卻如此回應。「為了《悟空傳》而去健身,現在已經沒有特別去操了。練習還是會練習,以防將來又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比較容易再pick up。」他把視線拉遠了,穿越到我身後方,我無法想像究竟他是否在看貓,我想起關於他的那10個月閉關練身,網絡上還有一句讓我同樣深刻的是他對媒體的回應,大致是戒掉甜品、戒掉熬夜,戒掉總是隨隨便便就放棄的自己。這時他看進我眼裡,說:「健身最困難的地方是非常的規律,休息的規律,飲食的規律,運動的規律……當時我一天用上六小時來健身。」

儘管余文樂說現在已沒特別操練,但在拍攝過程中,當他笑著的從化妝間換出另一套衣服走出來,大家轉頭過去看他在笑甚麼,原來他把衣服的拉鍊拉到小腹的位置,露出了胸口,頸上掛著從工作人員借來的金鏈,得坦白承認我有偷偷的看了他的腹肌一眼。轉眼,他收起笑容,整好衣服再埋位拍攝。作為旁觀者,嘗試理解粉絲對他的貪婪目光,試圖從鏡頭的另一端了解他,尤其他走過了男人三十而立的分水嶺,尤其他在《一念無名》後打破了大家對他的想像,大家都試圖在他身上找到不同的,更甚是他也一直在不同範疇的嘗試。

不假思索

好多人好奇,健身、拍戲、管理自己品牌Madness,時間如何分配。倒是他的回答,非常坦然,恁地直白。「時間,唯有盡量分配。但我人就得一個,一日就得二十四小時,有時連我都分不到的時候,就等他們來分我吧!一部電影接一部電影的拍,再加緊接而來的電影宣傳,還有很多不同的公司的事情甚至自家品牌的工作,工作做到最辛苦的時候是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著甚麼。」他看過來,呼一口氣說:「近來也有這樣的感覺, 累的地步已經不是體力是否可以負荷的問題,而是心裡好累。」我以理解的眼神看著他,在倔強的眼神及淡淡一笑之間,他繼續說下去,「很多時候我會抱怨,為何我可以做到而同事們做不到?這樣說不是想說我有多強,只是我不肯服輸,一定要戰勝自己的腦。」這時他用右手食指指一指自己的額頭,我想起了《狂獸》中的他。

不待勉強

當他說「壓力最大的時候就走開不幹,唔通我去殺人咩?!」雖然戲言一句,我還是震攝於他的氣燄之中,尤其想起《狂獸》預告片中他飾演的江貴成被張晉飾演的重案督察西狗痛毆但西狗口中卻說「求你講我知」的那幕,因為那個鏡頭的江貴成滿臉血的他問「難道求人是這樣子的」,江貴成與面前的余文樂有著一樣的氣燄一樣的張力。

如果說《悟空傳》的宣傳話題是兩位認識十五年的男神(另一個是他拍攝《愛情白皮書》時認識的彭于晏)合作以及余文樂一身肌肉演活二郎神角色的話,那《狂獸》的話題則落在兩位造型突出的主角身上以及余文樂演繹漁民樂(角色實為漁民走私集團頭目)的冷笑話上。表面我們看到的是演大反派的頭髮稍長的邪惡余文樂及金髮造型的張晉,「拍《狂獸》時每天的造型就需要四至五個小時。」但看不到的則是那些水底拍攝的軼事,「儀器每日可以落十次水左右,事情是可以設定但無得預備,很多時候要花精力去面對水裡發生的突如其來的事情。畢竟不是個個都熟水性,尤其是阿晉,他甚至不懂游泳但需要在沒有裝備下潛水,心理壓力好大,所以現場會作出相應的改動。所以,《狂獸》的拍攝體力的負荷也非常重。」

從《春嬌救志明》到《一念無名》、從《悟空傳》到《狂獸》,如曾說過的三十歲前要演盡所有角色的話,如此的三十五歲可以看作為的轉捩點嗎?他冷不防話題由電影轉到自身,他合起雙手,壓一壓鼻子,說:「我明白你的意思,只可以說沒有特別安排,也沒有故意計劃,又或者說很多事情是計劃不來的⋯⋯演員實在很被動的,更多的時候只能等機會來找上自己。當機會來的時候只能好好抓住,因為這些機會都是如此的浮動。」

一念之間

不消一刻,他又補充說:「有些人會試圖塑造一個未來計劃給自己,我可不是這樣的人。機會是浮動,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機會一來我必然可以捉緊。」我也得捉住這個時機,去問一個關於轉念的問題,畢竟訪談間感覺到一股微妙能力在他的回答中展現,我以《狂獸》的宣傳句「一念成獸」來切入。他低沉的說:「這一行的工作模式並不是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壓力好大!少點意志力都會放棄。一念,所有事情都是一念之間,一念之間會放棄。如果你問當演員好辛苦,點解可以繼續下去?答案簡單得很,就是你相信自己可以過到的那一念。你可以說這是鬥志,一定要話比自己聽你做得到,也許很難,但不代表沒有可能,既然有可能就會做得到。所以,我每一次都話比自己聽『我做得到』。」

拍攝之後

貓一直的走來走去,檢視著。當天,有很多零碎的片段及話語。拍攝前有同事去戲弄貓,貓生氣得追著叫囂著;拍攝中,我坐在貓旁一邊摸著貓一邊看著余文樂拍攝,幾秒後這組相片拍完,余文樂走過我們身邊,他微笑著輕輕拍拍貓背取笑貓說「點解你又肥咗」,貓還是輕鬆的樣子。訪談間,我們聊到駕駛,因為這一期專題講汽車,他說他人大了喜歡舊車,那種充滿閱歷的經典氛圍很吸引他;棍波帶來不方便,但相對於keyless go帶來的方便,用鎖匙開門的瞬間更觸動他。他說到享受在意大利揸車,喜歡路上的風景,無拘無束;最後我們聊到他的新小狗Rocco剛在訪問那天前的一個晚上到港,小狗來港前住在森林很快樂⋯⋯零零碎碎的,拼湊出我對余文樂的另一個從未預計的想像。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