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邊緣小人物再生 《擂台物語》導演武正晴

Esquire HK - Anton Kwan
  • 14 May 2018

《100円的愛》後,開始留意導演武正晴。早前上映的敗犬奮鬥愛情喜劇《擂台物語》是他的最新作品,當然會看也是因為有瑛太演出。沒看過的我可以告訴你,好看過《乒乓情人夢》;最後都看不到的也不緊要,看這導演訪問吧。

擂台物語


A:看得出影片裏得到很多K1及拳擊團隊的協力,現場的拍攝氣氛到底如何?
Q:拳擊團體本身非常有規律,所以做什麼都很有系統。我們今次拍攝前,先採 訪及觀察了拳擊手及工作人員平日的生活。拍攝時又得到他們提供場地,讓我 們帶演員和攝影機在真實的拳擊辦公室、拳賽場地取景,甚至容許我用游擊方 法拍攝某些真實場面。好像觀眾席的喧鬧反應、出賽前的後台面貌,總之是平 日嚴禁拍攝的地方都讓我們收入鏡頭。

擂台物語


Q:看得出影片裏得到很多K1及拳擊團隊的協力,現場的拍攝氣氛到底如何?
A:拳擊團體本身非常有規律,所以做什麼都很有系統。我們今次拍攝前,先採 訪及觀察了拳擊手及工作人員平日的生活。拍攝時又得到他們提供場地,讓我 們帶演員和攝影機在真實的拳擊辦公室、拳賽場地取景,甚至容許我用游擊方 法拍攝某些真實場面。好像觀眾席的喧鬧反應、出賽前的後台面貌,總之是平 日嚴禁拍攝的地方都讓我們收入鏡頭。

擂台物語


A:看得出影片裏得到很多K1及拳擊團隊的協力,現場的拍攝氣氛到底如何?
Q:拳擊團體本身非常有規律,所以做什麼都很有系統。我們今次拍攝前,先採 訪及觀察了拳擊手及工作人員平日的生活。拍攝時又得到他們提供場地,讓我 們帶演員和攝影機在真實的拳擊辦公室、拳賽場地取景,甚至容許我用游擊方 法拍攝某些真實場面。好像觀眾席的喧鬧反應、出賽前的後台面貌,總之是平 日嚴禁拍攝的地方都讓我們收入鏡頭。

擂台物語


Q:實際上,影片有很多真實的拳擊手參演,對吧?
A:拳擊手其實都很會表現自己,所以拍攝打擂台的場面時,只要我說出想拍一 個怎樣的畫面,他們便馬上明白,並積極地把我的意念展現出來。我深深體會 到拳擊賽事是一個極具娛樂性的節目,即使他們是第一次演戲,都能夠認真地 組織出來,交足演技和帶動氣氛。

擂台物語


Q:
問: 你有要求瑛太為角色去健身嗎?你覺得瑛太的格鬥表現如何?
A:答: 其實是倒轉來,今次瑛太的角色是一個倒楣演員,到最後才發奮圖強,上擂 台前一刻才要操練身體,展示他努力健身的成果。所以我需要他在電影開頭一 直保持鬆弛,後來才要練大隻,表現出這個落差。

擂台物語


Q:怎樣令瑛太這個無用的爛泥男主角,在踏上擂台前都令觀眾覺得他是個可愛 的男人呢?
A:這完全多得瑛太肯接這部電影,救了村上英雄這角色。 我們選角時不斷地說 :「這個廢男角色,不同人演,效果可以相差很遠。」因為這種一事無成、十 足爛泥的男人,容易令觀眾討厭。我當時想,如果要找個不討人厭的,那瑛太 這種魅力十足的型男就最好了。想不到瑛太看了劇本之後,竟然說「我非常想 做這角色」我實在十分感激他。

擂台物語


Q:佐藤江梨子要演背後的好女人,不少人認為她有超水準表現。
A:兩個主角已經拍拖10年,甜酸苦辣都經歷過。江梨子和瑛太的真實年齡也跟 角色相近,帶出這種經歷了時間洗禮的感情,我覺得他們的演出每每滲透著那 種關係的味道。

擂台物語


A:跟《100円的愛》一樣,導演今次也是拍攝「無用的人」,其他作品也是用 小人物做主角較多,對吧?
Q:對我而言,他們並非「無用的人」,他們只是普通人。我自己都是懶人,其 實世上大部分都是這一類人吧!活來活去都是平平庸庸的,所以他們並不是特 別的存在,而我只是拍攝我們身邊平常出現的人。所以應該說,我希望拍攝那 些不完美的人越過困境的一瞬間。而要捕捉那一瞬間,我要找什麼題材、怎去 描寫,這才是我一直在思考的課題。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