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專欄】俏江南衰落|當年輸給資本巨鱷背後的創業融資邏輯

esquire-渾水
  • 23 Dec 2022

一直追蹤我社交媒體平台的讀者應該會留意到我最近的痛快閒記。認真、不認真的八卦、生活、工作或是新聞皆略有涉獵。早幾天,我在痛快閒記便寫過張蘭和她創立的俏江南。大家認識張蘭,可能是因為他那位媽寶兒子汪小菲和前妻大S的狗血情節,但光論張蘭本人,一生起跌,也是值得一記。

這邊是與財經金融有關的專欄,因此我想延續這個話題,從張蘭與私募資本大玩家的股權爭鬥切入,探討創業家和投資者之間的價值衝突。

張蘭算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批的「海歸派」,年輕時候在加拿大打工,1992年在北京開了人生第一家餐廳「阿蘭酒家」,靠著自己在外的見識與非一般的眼光,於2000年創辦了俏江南這個高端飲食品牌,接着發大來搞,更在2008年成為北京奧運唯一中菜餐飲供應商,一炮成名。  與一般大陸餐廳不同的是,俏江南目標對準北京、上海高收入白領市場,研發創意菜式,着重用餐空間設計風格,冀將俏江南這個品牌成為「中國餐飲界LV」。

張蘭算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批的「海歸派」,年輕時候在加拿大打工,1992年在北京開了人生第一家餐廳「阿蘭酒家」,靠著自己在外的見識與非一般的眼光,於2000年創辦了俏江南這個高端飲食品牌,接着發大來搞,更在2008年成為北京奧運唯一中菜餐飲供應商,一炮成名。

與一般大陸餐廳不同的是,俏江南目標對準北京、上海高收入白領市場,研發創意菜式,着重用餐空間設計風格,冀將俏江南這個品牌成為「中國餐飲界LV」。

要發圍,就要引入資本。張蘭率先引入鼎暉資本作為投資者。與鼎暉的合約中加入了「對賭」成份,俏江南要在4年內完成上市,否則要向鼎暉償還協定的回購金額。  後來,俏江南業續每況愈下,未能如期完成上市工作,同時也沒能力回購鼎暉手中的股份。於是,陰差陽錯下,俏江南及鼎暉引入了國際 PE 巨頭 CVC 接手公司,不過在股權分配的操作上,張蘭手中股份遭大幅稀釋,最終失去俏江南控制權。  CVC控制俏江南後,作為創辦人的張蘭,竟落得一個小股東的地位。任你如何深諳經營餐飲之道,當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遇上資本巨鱷,始終還是要經過資本遊戲的洗練。這一點,往往是將理想掛在口邊的創業家與資本利益為上的機構投資者相遇後難以避免的典型衝突。

要發圍,就要引入資本。張蘭率先引入鼎暉資本作為投資者。與鼎暉的合約中加入了「對賭」成份,俏江南要在4年內完成上市,否則要向鼎暉償還協定的回購金額。

後來,俏江南業續每況愈下,未能如期完成上市工作,同時也沒能力回購鼎暉手中的股份。於是,陰差陽錯下,俏江南及鼎暉引入了國際 PE 巨頭 CVC 接手公司,不過在股權分配的操作上,張蘭手中股份遭大幅稀釋,最終失去俏江南控制權。

CVC控制俏江南後,作為創辦人的張蘭,竟落得一個小股東的地位。任你如何深諳經營餐飲之道,當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遇上資本巨鱷,始終還是要經過資本遊戲的洗練。這一點,往往是將理想掛在口邊的創業家與資本利益為上的機構投資者相遇後難以避免的典型衝突。

事實上,在俏江南尋求上市期間,同期國內有多間餐飲品牌都能順利成功上市,譬如赴港上市的海底撈。  海底撈的張勇很有遠見,早早將家當轉移至新加坡,更一度成為新加坡首富。海底撈在港上市之時,的確未算是實現優質股價的最佳時機,但過了海便是神仙。大陸嚴打三公消費後,張勇繼續在新加坡感受自由空氣,過得風流快活。  當創業家很難,在餐飲業當個創業家,難上加難。  張蘭的故事更加印證了,創業家之難,難在要與機關算盡的資本家打交道。打輸了,賠上的就是自己終其一身打造的飲食王國。

事實上,在俏江南尋求上市期間,同期國內有多間餐飲品牌都能順利成功上市,譬如赴港上市的海底撈。

海底撈的張勇很有遠見,早早將家當轉移至新加坡,更一度成為新加坡首富。海底撈在港上市之時,的確未算是實現優質股價的最佳時機,但過了海便是神仙。大陸嚴打三公消費後,張勇繼續在新加坡感受自由空氣,過得風流快活。

當創業家很難,在餐飲業當個創業家,難上加難。

張蘭的故事更加印證了,創業家之難,難在要與機關算盡的資本家打交道。打輸了,賠上的就是自己終其一身打造的飲食王國。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