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gundy勃艮地葡萄酒莊遊記|深入Bouchard Père et Fils酒莊地下酒窖

Fiona Hui_Esquire
  • 8 Aug 2022

筆者六月去了一趟旅行,到訪了英國和法國葡萄酒遊記,決定分享一下我的葡萄酒遊記。我從香港飛倫敦,先在英國留兩晚,頭兩天到了以前讀書的地方Brighton,再從Brighton出發到Burgundy。那天先乘 EuroStar到巴黎,再轉地鐵到巴黎Lyon站,最後轉 TER火車到Beaune。一整天的旅程也頗累人,到最後一程TER看見車站名是平時掛在口邊的酒區名,感覺有點不真實。然後由車站走15分鐘到酒店,途中經過一些酒莊,這時我才開始懂得興奮!

Burgundy 勃艮地 葡萄酒莊

在Burgundy的第一天早上本要去Volnay拜訪Domaine Y. Clerget,剛準備出門卻收到莊主Thibaud短訊表示田裏出了小問題要處理,不能接待我。心中難免失望,一來酒莊的酒近幾年越造越好,真想了解和請教一下;二來很期待可以一睹這位明星臉莊主的風采!既然未能參觀,我索性留在Beaune閒逛,之前幾日行程都很趕,這個上午撇開schedule,慢慢了解和認識一下Beaune這小鎮也不錯。其間進了幾間酒舖,但都空手而出,零售價錢絕對沒有比香港便宜。午餐到了一間朋友推介的餐廳,愛酒之士看到那本厚厚的酒單肯定雙眼發光,盡是頂尖酒莊且價錢比香港零售價便宜最少一半!我糾結良久也不知叫哪瓶好。最後選了Prieure Roch Rouge (Coteaux Bourguignons)2018,輕身fruity,在這個炎夏中午輕鬆喝也不錯。

Burgundy 勃艮地 葡萄酒莊

甜品我點了一杯Jura區名莊Jean-Francois Ganevat的Macvin du Jura(未完全發酵的Chardonnay和Savagnin加入烈酒Marc),杏脯、葡萄乾、果仁、少許oxidative。但我坐室外,天氣很熱,如果這杯酒他們serve更冷一點會更好。

Burgundy 勃艮地 葡萄酒莊

午餐後去參觀Hospice de Beaune。這所前醫院始建於1443年,當時百年戰爭剛結束,不只有飢荒,更爆發了瘟疫。時任公爵大臣就下令建造這所醫院和避難所。到今天它已演變成一座博物館。而每年 11 月的第 3 個星期日,這裡都會舉辦一場慈善葡萄酒拍賣會, 新年份葡萄酒都會按桶出售,而買家可以選擇訂制個性化名字在標籤上,例如很多人會為剛出生子女投下一桶,並印上子女名字作紀念,別具紀念價值。

Burgundy 勃艮地 葡萄酒莊

之後我便出發參觀第一個酒莊Bouchard Père et Fils,Bouchard位於Beaune中心,離我下塌的酒店僅數分鐘路程。而座落葡萄園的Château de Beaune是由國王路易十一在 15 世紀建造的前皇家堡壘,在17世紀由Bernard Bouchard買下。到達時Bouchard的公關經理Mathilde來迎接我,並她帶我遊走整個酒莊。

Burgundy 勃艮地 葡萄酒莊

然後便到莊園地下的酒窖,有成千上萬的珍稀庫存,當中最古老的葡萄酒可追溯到1800年。Mathilde還告訴我,這裡的每款酒每隔一段時間就需全部開瓶試一試,確保狀態良好。而由於每瓶都少了一口,就會犧牲一瓶去top up其他,然後再為每瓶酒換上新的木塞。

Burgundy 勃艮地 葡萄酒莊

最後回到入口旁的tasting room,Mathilde準備了2018年紅白酒共9款讓我品嚐。先試紅(先紅後白是Burgundy的傳統),Monthelie是平時很少喝的產地,性價比很高。當然還少不了要試他們的旗艦L’Enfant Jésus。白酒方面我跟Mathilde一樣最愛Corton Charlemagne。經過這實地參觀,再一邊看著Bouchard的地圖,一邊喝著她的多款美酒,我不禁想:「嘩,要管理那麼多塊田,再造出那麼多款美酒 ,整個portfolio更有過百款,真的不容易,大家平時飲酒不會細想這些,好像太take it for granted了!」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生活資訊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