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浩文專欄】回望20年,從科學夢到金融人的人生

Esquire HK - Kirk Yip
  • 28 Jun 2017

香港回歸20年,我們也見證著時代的改變,這些年來,當日年輕的你是怎麼樣還記得嗎?回望二十年過去,是唏噓?是感激?葉浩文今天是成功的中環金融人,但二十年前,年輕的他差一點就成為了醫生,葉浩文回顧自己的二十年,同時見證著香港最瘋狂、最不可置信的二十年。

97回歸那年的夏天, 我在加拿大剛完成high school準備升讀大學,還記得在7月1日回歸那天,身在香港的媽媽,同大部分香港父母一樣,再三提醒我當天一定要睇電視直播:「阿仔,身為香港人,一定要見證歷史時刻……」當時的我,其實都帶着同大部份十七八歲、血氣方剛香港男仔一樣不捨的心情:「香港可以回歸,但彭雅思可唔可以留低?」

在過去的20個年頭,同不少香港人一樣,我為了適應而改變,如果換個講法,亦可以話是作出了自然調整。

97年入大學讀生物化學,只因一心想成為醫生,(在加拿大讀醫科,需要先完成三年學士學位課程)到2000年,科學家在破解人類基因圖譜上取得重大突破,我放棄投考醫學院,而選擇隻身飛到地球的另一邊的澳洲,做基因科硏及攻讀博士學位,之後幾年,我全心追尋科學夢,雖然說不上有甚麼成就,但在我参與研究的領域上亦獲得了一些肯定。

到了2006年,也正是港股直港車泡沫大時代的開始,當時跟我同期大學畢業的同學,大多回流香港,入投行或基金公司工作。在那個百年一遇、紙醉金迷的年代,聽到、看到及傳媒報導的,不是那間銀行派了多少年的花紅,就是那間美資投行茶水阿姐的花紅都夠沙田第一城細單位首期。(2006年期間,沙田第一城細單位也不過是一球左右,以兩成首期計,茶水阿姐分到20個月花紅,上車也非難事。)

正在澳洲做博士後硏究(Post Doctorate Research)的我,人工也不過是一般投行初入職分析員的一半左右。眼見同期畢業的朋友搵得多,不過廿歲出頭的我,好勝心強,在2007年,我親手為多年的科學家夢劃上了句號,作出了人生最重要的決定之一 -- 拒絕了「東京醫學院」及「侯斯頓醫學院」的研究工機會。同年4月,我回歸香港正式做個中環金融人。

在事業及理想上的改變,我沒有深究過原因。時代不繼變遷,我深信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要放棄夢想,離開安穩生活,由零再出發去搏取更高的人生回報,如果銀行有這一件理財產品出售,風險級數一定是頂級。這項高風險人生投資,我做了,亦是回歸20年來,我對自己做過最自豪的一件事。

最後,說說一些財經事,和大家分享一個回歸後,在過去15年平均年回報超過9%的投資個案。自2002年,我有定期投資盈富基金的習惯;由於它是一隻與恒生指數掛鉤的指數基金(ETF),回報大致與恒生指數相近。但投資ETF產品,如要獲得貼近所追蹤大市的回報,我會建議大家不要經常出出入入,而是長期持有為佳。

原因很簡單,如果投資者經常出市入市,很容易就錯失了當年升幅最大的一天,結果會大大降低原來的平均每年的回報率。表面上看來,每年皆錯失股市升幅最大的一天要很倒楣才會碰到,但實際卻非如此,須知道股市的最大升幅往往在大調整後出現,但當股市落到低位,卻並非很多投資者有膽買貨。


致那些年彭雅思的粉絲:


彭雅思現年37歲,現職為模特兒及演員,早年和一名演員結婚,並有兩名兒子;長子愛踢足球和支持英超利物浦,幼子則愛打網球。

Loading...
YOU MAY LIKE
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
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
下篇文章